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京都另類「職」人在探索的路上

一月十一日,我從伊勢遊覽回到京都後,趕去參加「初惠美須」祭典。惠美須神社是祈求商賣繁盛、家運昌隆的神社,每年初舉行五天大祭,可買到巫女在神前祈福的「福笹」(福竹),再加購小物裝飾,把福氣招回家。其中最受歡迎的活動,是初祭日從東映女星手中拿到福竹的「福笹授與」,或十一日由舞妓分發的「福笹與福餅授與」。

我中午抵達,從巫女手中領取福竹的活動持續進行著,社方用木欄杆圍出一條通道以保持購買福竹的人流通暢。當時圍觀者不多,只見二十來位中老年大叔貼在欄杆旁,各個手持很厲害的單眼相機、方塊機,卻都無所事事的在聊天或發愣。我看了告示,舞妓下午兩點才現身,於是先離開覓食。

兩點準時回到現場,不得了,人山人海!這才發現中午那群攝影大叔,原來從午前就開始卡位。後排群眾湊熱鬧拍幾張就會離開,但前兩排的大叔們始終堅守崗位,讓我毫無機會擠到好一點的拍照位置。有些人連拍快門聲幾乎沒斷過,真不知道他們當天回家要整理多少張相片?

三天後,我早上十點到三十三間堂的「大的大會」,想親眼目睹近二千名即將成人的少男少女比賽射箭的盛況。為不影響選手,射箭區用比人高的布幕圍了起來,明明從那裡無法看到比賽,卻又見一群大叔並排緊貼在布幕前滑手機。這回我學聰明了,立馬擠進大叔團,跟著在零度寒風中罰站。一個多小時後,忽然間他們全都把相機高舉過布幕,開始瘋狂「盲拍」……原來漂亮妹妹總算登場,之前是男子組比賽沒人要拍!

京都就像個免費攝影棚,通年都有美景和盛裝美女,是攝影愛好者的天堂。千萬不要小看這群貌似業餘的攝影大叔,他們對如何拍到最美的京都,可有著職人級的研究與堅持。下回到京都,若看到歐吉桑手拿厲害相機,以奇怪姿勢或角度對著櫻花楓葉猛拍,他一離開馬上補位就對了,因為那一定是最美的角度或構圖!

alive line@生活圈  好吃好玩全都包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