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南極企鵝在探索的路上

印象中的企鵝看來總是憨傻可愛、無憂無慮,但這一天,我卻看到一隻企鵝臉上,滿是困惑無助的表情。

這裡是南極半島的Waterboat Point,上面有一個二千多隻企鵝群居的繁殖地。上圖下方的企鵝是隻頰帶企鵝,從我登岸到離岸期間,牠一直茫然呆立在原地,不像其他企鵝忙於築巢、搶地盤或孵蛋。為什麼?原因或許是,牠上錯岸了!這裡其實是另一種巴布亞企鵝的繁殖據點,而這隻迷路的頰帶企鵝就像流落異鄉,言語不通又無人理會的浪人……牠究竟該何去何從?

企鵝體內有非常不可思議的導航系統,讓牠們從繁殖地遠赴海洋覓食後,能在毫無坐標與方向的茫茫大海中以及南極陸地上,精準找到回家與伴侶幼雛團聚的路。根據科學家的研究,企鵝的生物導航系統應該是依據太陽來定向的,不過上帝之手再厲害,總還是會有瑕疵品。曾有科學家觀察到導航系統故障的企鵝,堅持離群走往錯誤的方向,直赴死亡。

企鵝之所以迷人,除了牠們胖身短腿的可愛模樣、讓人們容易自我聯結與聯想的站立步行姿態,還有牠們神秘又神奇的行為與習慣。Half Moon Island是南極南雪特蘭群島中的一個小島,上面有頰帶和巴布亞兩種企鵝的繁殖地,每到年末南極的夏天,就是企鵝登陸繁殖的季節。企鵝習於群聚,此時繁殖地總是擁擠喧鬧(而且臭氣熏天),當地企鵝拿來築巢的小石子一定供不應求,於是有些比較懶惰的企鵝就養成了偷竊的習慣。

當天我非常幸運,拍到了一隻賊鄰偷石頭的完整過程!有隻認真勤快的公企鵝,辛辛苦苦一趟又一趟從海邊撿石頭回來,每次牠一放下再出發,隔壁賊鄰就立刻來偷,苦主回來時,小偷會背對苦主假裝沒事的路鵝甲,還斜眼偷瞄。就這麼來回幾趟後總算被苦主抓個正著,兩隻企鵝大吵了一架!

據說科學家曾把一窩石頭漆上顏色,沒兩天有色石頭就散在整個繁殖地了,哈哈!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