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分享

到了武漢這個小學讀地理時,就熟知的三鎮,它位於長江及漢水交會處。現在武昌、漢口、漢陽已成為武漢市的三個區了。晚上要登台演出,只有上午可以到處走走。與一起演出的樊光耀研究,決定必看的景點就是位於江邊的黃鶴樓。雖然是個為了建長江大鐵橋而易地重蓋的新塔,但是總是有它歷史及文學上的地位,去看看也好。另外,從地圖上看,辛亥革命紀念館就在旁邊。機會難得,順便也去瞧瞧。
到了武漢這個小學讀地理時,就熟知的三鎮,它位於長江及漢水交會處。現在武昌、漢口、漢陽已成為武漢市的三個區了。晚上要登台演出,只有上午可以到處走走。與一起演出的樊光耀研究,決定必看的景點就是位於江邊的黃鶴樓。雖然是個為了建長江大鐵橋而易地重蓋的新塔,但是總是有它歷史及文學上的地位,去看看也好。另外,從地圖上看,辛亥革命紀念館就在旁邊。機會難得,順便也去瞧瞧。

到了紀念館,才知道中午居然休息一小時,乾脆放棄。既然黃鶴樓就在不遠處,決定直接晃過去,誰知一走就是二十分鐘。光耀見我已顯疲態!就跟我說:「您沒問題啦!我老爸與你同齡。他曾來過,他說上塔有電梯可乘,不必擔心!」買票進塔,果然真有電梯。不過有位女同志在管理,要七十歲以上才可搭,而且要看證件。我沒帶證件,雖已近七十,但是還差幾個月。只好央求她放我一馬,讓我搭一下!她正猶豫時,旁邊有位男同志居然認出我,說看過我演的電視劇。陶爸就如此這般上了電梯,心想:「電視劇還真是要演!」光耀則爬樓梯上樓。兩人本想吟首詩再下塔,可惜想了半天想不出一句來。

下了塔,光耀說,既然好不容易到了長江,乾脆就走路過橋吧。我其實一直怕他提出這個建議,但看他一臉興奮的樣子,只好跟著上了橋。這座橋完工於一九五七年,全長一千六百七十公尺。上層走汽車和行人,下層走火車。雖然陶爸已有點「差不多」啦,但是既然兩人一起來的,還是硬著頭皮跟著走了。

陶爸說:在橋上邊走邊停。光耀說:「陶爸如果累了,就休息一下吧。」我回答:「我哪裡會累,只是看到橋下有人在寫字,想照張相片回來寫遊記」。下面岸邊的那位先生正用粉筆在地上寫了一些他的人生感悟,剛好寫到「分享」二字。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