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關西機場密碼

七○年代起,高科技風格(Hi-Tech Style)建築興起,機場建築第一次可用機械設計的手法來建造。玻璃與金屬的強烈機械美學,正符合民航機高科技的機械形象,同時也較過去混凝土建材更為輕巧亮麗。同屬高科技風格建築學派的建築師哈蒙‧楊(Helmut Jahn)與倫佐‧比阿諾(Renzo Piano)分別在芝加哥(1987)與日本關西地區(1994)設計建造了高科技風格的機場建築,為世界各國航站大廈掀起了高科技風潮,從此之後,全世界新的國際機場都不再以沉重呆板的混凝土做為主要建材,而開始採用輕巧的金屬結構與玻璃建材,航站大廈也逐漸邁入新的科技時代。

機場是現代人旅行過程中,一處無法逃避的無聊場所,在電影《雙面翻譯》裡,女主角妮可基曼問男主角西恩潘:「是否去過非洲?」西恩潘說:「去過很多機場,卻沒有進去過非洲。」道盡現代飛行旅程中的無奈。雖然這幾年,各國機場努力增加服務設施,包括賭場、購物商場、餐廳、休息按摩處,甚至澡堂淋浴室等;但是對於旅行者而言,這一切卻永遠不是他們心中想要的,他們想要的只是能搭上飛機,趕快到所要去的目的地!因此能迅速讓人脫離機場的設計,成為一座好機場的必備條件。

我特別喜愛搭乘關西機場的南海電鐵雷比特號(Rapit)電車進城,一方面因為這家電車公司的路線到大阪難波區只要半小時時間;另一方面這輛電車猶如關西機場的秘密武器,其造型十分科幻前衛,車頭像是鹹蛋超人,又似古代武士的頭盔,藍色的塗裝加上圓形的窗戶,其造型及顏色正像日本早期的機器人「鐵人二十八」,因此這個綽號便不脛而走。「鐵人二十八」特急電車由京都建築師若林廣幸所設計,若林廣幸的建築設計極富東方機械意味,在典雅的京都市區十分引人注目,但是建築師居然也會設計火車,更是令人訝異。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