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天母茉莉漢堡

冬季天冷,胃口比較好,平常不大吃的西洋速食,竟然也常想吃它一吃;並且不只嘗一味,而是六、七種不同樣式,鹹的甜的,炸的燴的,全吃。

天母的「茉莉漢堡」開了近三十年,它在台北,有極教人懷念的可稱之為「美軍駐紮年代的西洋氣氛」之牽繫。如今的天母,自八○年代的快速「新穎化」(gentrified),這二十多年來已改變許多,但你走進「茉莉」,喝一瓶玻璃瓶裝的可口可樂,吃一個不加起司的漢堡,加一小圈洋蔥,擠一小撮芥末,再擠更小撮的番茄醬,一口咬下,耳中傳來ICRT(即昔日的「美軍電台」)的西洋歌曲,仍能約略捕捉一絲六、七○年代,台北北郊高昂騷動的時代情致。

茉莉漢堡,店稱「漢堡」,除了賣漢堡,還賣青春氣氛;這就像麥當勞賣的是「兒童無邪」一樣。美國的小鎮邊邊上的深夜漢堡店,便是供青少年尋取哥兒們熱鬧感與那一份自由暢肆,而服務人員有時還穿著溜冰鞋送菜至你的汽車。

漢堡,是不這麼簡單的食物;好的漢堡,不是每家店皆做得出來的。往往老派的酒吧賣的漢堡,比餐館所售還厲害。紐奧良「法國區」東緣的Port Call酒吧做的漢堡,便非尋常店的堪比。

「茉莉」所製的,是簡易漢堡,不是用生牛肉的球狀隆起,放到鐵板上煎,很快便熟,沒有汁水;故吃時不加起司較宜,並略擱芥末、番茄醬。又「茉莉」的漢堡有一優點,份量不大,吃來不膩,故可多點幾味。

如火腿蛋三明治,白吐司淺抹一刀牛油,置鐵板上微烙,再夾火腿與荷包蛋。如法國吐司,「茉莉」的法國土司蛋漿包得很勻,吐司柔軟有彈性。如咖哩雞飯,是一種中西合璧的燴飯,主要與三兩同伴分食,每種嘗幾口,尤其可以吃到很多糊糊醬醬(包括玉米濃湯的糊稠感),頓時回到了童子軍時期的露營飯風情,一頓飯下來,用了七、八張餐巾紙,怎不叫過癮!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