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單車搖到外婆橋一分鐘神蹟,一世人記憶

向花蓮一整日的山顛海危之路說拜拜之後,天空暗沉的速度越來越快,繼續往台東前進的我,腳步則是越拖越軟、側背著小摺的肩膀也越來越斜……。然生理雖然匱乏,心理卻是漲滿的——不只是來自安全橫度海岸山脈公路之後、所增生的小小虛榮,還因為我知道,前方就是我永恆的外婆家:池上。

池上左看右看隨時去看,都有一種乾淨的漂亮,而且從我在民國五十年代第一眼見到它至今天,沒什麼兩樣。正宗池上米就是只能在這兒栽成,移到別處風土條件硬是不同。嚴格說來,包括同品種而在鄰縣種植的米,皆不能稱池上米。東部海岸山脈河川沖積至此而成的平原堪稱牛奶與蜜之地,而其甘美之密度最高者,就在吾外婆家的村子,萬安。而萬安,也是台灣最早栽培有機米的庄頭之一。

這代表,池上四季稻作景觀相當有看頭,而單車行也最速配稻浪隨風擺動的頻率。雖然這些場景我熟悉不過,我還非常高興能遇見一位「新池上人」——蕭安順,讓我從新角度看家鄉。交交新朋友,不也正是單車環島的重點樂趣?

這位蕭先生,當初就是以單車不限天數環島,人到池上入住「換鵝山房」民宿時,愛上了女主人蕭樹珊,從此就換行、換地方生活啦。如今,他們已成為夫妻,仍在經營民宿,活潑的男孩兒也一歲多了,眼看沒多久就可以騎兒童單車。

喜愛拍照的蕭安順,常跨上鐵馬到處為新故鄉紀錄自然、文史風物。老家在彰化務農的他,對這類似「巡田水」的工作一點不陌生。因此,池上四時植物的更替、陽光循環的方向、鄉間小路的走法,全內化至他的腦子和雙輪裡。加上他對單車環島、維修經驗多多,騎車至池上,應該再沒有比「換鵝」更合適的投宿點了。

跟著蕭安順以單車重遊池上,我就覺得我以前眼睛應該是瞎的。從前人在外婆家前曬埕坐,前方就是南橫公路大山,冬日還能以望遠鏡賞山頭雪,倒沒想過專程拜訪池上觀光景點,單車也只是在家附近繞繞用。這一回,蕭安順領我在清晨造訪鎮上大坡池,南橫大山則以水紋輕柔拂過的倒影,變裝現身。而其中最完美的光影一瞬,僅約維持一分鐘,宛如神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