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古城 海風 鐵馬火車越西行,時光越後推

這是我第一次搭火車走南迴鐵路,從台東切過中央山脈的尾脊,跨到西部的屏東枋寮,有種莫名興奮感,一大早便帶著小學生遠足的心情出發。

車過台東知本站後不遠,太平洋突然拉近到眼前,初昇旭日在海面上灑出一大片金沙,白浪波波打到岸邊,沙灘上椰子樹列隊迎向陽光,看海何須到邁阿密。通過太麻里溪口時,碧綠色的溪水傾倒入海,將湛藍的海水推到第二線,更遠處海水藍與天空藍一線相隔。

正讚嘆這豐富的漸層色彩時,行經下個溪口,海水顏色迅速變換了隊形,出海口裝飾著一抹白,襯著銀灰,接著是碧綠,轉青,變藍,然後深邃,海的盡頭被陽光鋪上金邊,海水與天色的變換,讓這趟路程一點都不無聊。

火車過台東大武後,開始大轉彎鑽入山,在隧道與隧道間的短暫光明裡,群山堆疊夾雜壯闊的河水曲流景觀,匆匆閃過,再轉過大彎,西部的海已映入眼簾。出發前,寫過《台灣單車旅行地圖》的自行車達人王洪川建議我,可在枋寮下車,走屏鵝公路沿海岸往南騎,這段路的碧海藍天與墾丁不相上下。

可惜當我抵達時,寒流吹到台灣尾,海不賞臉的灰濛濛一片。而在屏鵝公路上,大車、快車頻繁以六、七十公里時速從身側呼嘯而過,騎得我膽戰心驚。找機會鑽進更靠海的堤防邊小路,才在小漁村裡窺見片刻寧靜,村裡的狗、豬、野貓慵懶的自家地盤聽潮閒發呆。

騎過方才搭火車經過的內獅車站後,公路幾乎是貼著海岸線延伸,靠海的這面開始出現幾座「海景休息站」,藍白條紋的沙灘躺椅,優哉的攤開在小草棚涼亭下。此刻陽光慷慨的灑下大把金粉,照得海面晶瑩閃亮,好像底下藏了寶藏。

公路左側,一路相隨的鐵道線從平原漸漸向上爬坡,然後隨山勢轉彎不見了,我追騎過去,跟著它在國中路轉了個九十度的彎,山腰上兩個漆黑山洞間掛著一截鐵路,倏地,一列橘黃火車從這洞穿出,又迅速沒入那洞,環環穿透而去。我用盡吃奶力氣踩上約一公里的陡坡、過兩個彎,上到枋山車站,碰巧又遇上一列彩色環島之星,飛快玩著山腰穿洞遊戲。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