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把一角錢 種成一百元到文山社大學種菜,補身子、省銀子

陰雨綿綿,順著台北木柵蜿蜒的指南路一路上山,在繚繞的濛霧裡兜轉了半天,終於抵達坐落在貓空山頭的「樟湖自然農園」。

推開柵門,用熱茶及笑臉迎接我們的,是農園主人張國川,也是文山社區大學「自己種菜自己吃」的課程講師。而園裡早已有兩個披著雨衣的「農夫」張秀松、徐碧俐,兩年前參加社大初階班,從兩塊小茶几般的方寸之地種出興趣,於是承租這片約七坪大的菜畦。「你該早點來,我們上週才剛拔了個二‧六斤的蘿蔔呢!」張秀松得意的笑說。

走進雨後的菜園,有著清新的泥土味。凝在菜葉上的水珠,在翠綠襯托下,特別晶瑩透亮,像一顆顆鑽石般閃著。直挺挺的白花椰,像繫著綠色緞帶的新娘捧花,一球球的高麗菜含苞待放,剎那間,彷彿置身花園。「很像玫瑰吧!我們都叫它玫瑰高麗菜。」喜歡園藝的徐碧俐,本來只在陽台種花,直到表弟張秀松邀她一起上種菜課,這才開始「為菜歡喜為菜憂」的生活。

由於採有機農法,他們自製堆肥,把過期牛奶倒入廚餘中,發酵完,就成了蔬菜最營養的補體素。此外,枯枝落葉拿來燒,灰燼含碳量高,撒在土壤也能幫助番茄、蘿蔔這類果實、根莖類植物早日收成。在張國川帶領下,從製肥、除草、整地、育苗、搭架,邊種邊學,本來不懂這些知識的兩人翻了一堆書,看到鄰人的菜圃長得好,也頻問小撇步,比念書還認真。

老師為建立他們的自信心,先從莧菜、空心菜等快熟、易活的種起,大家輪班照顧,幾星期就體驗到豐收的成就感。然這份志得意滿在他們獨立承租農圃時馬上瓦解。有一次看書上說八、九月可以種豆苗,興匆匆在八月找豆苗種子,旁人都側目,結果「當然種不活啊!」徐碧俐大笑。這讓他們領悟種菜急不得,尤其木柵地勢高、溼氣重,蔬菜慢熟,更需要耐心等待。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