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四海一家尋根客登山車鐵漢+單車大學生=客家文化新發現

第一次,我覺得自己像《桃花源記》裡的武陵人,緣稜線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桐花林,夾道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雪繽紛……。

但我不是自己發現此秘境,而是在苗栗「犇車隊」帶領下,踏進這片那麼寧靜又原始的三通嶺山林。一路上大冠鳩的聲音不時盤旋,一棵棵筆直高大的油桐樹,下方長滿蕨類,軟綿綿、毛茸茸的蜷曲枝枒,彷彿開心的向你比「耶」。

穿過台電保線道後,漸漸沒有所謂的「路」,只有腳踏車壓過泥土的輪跡。因為這裡已經不是一般山友走的地方,而是「犇車隊」自己用雙輪開闢的一條私房賞花路線。

「油桐花盛開的時候,一騎過去,地上桐花就會飛濺起來,翻飛在空中真的跟雪一樣!」徐仁清(阿清)陶醉的說。他的頭銜很多,犇車隊的核心隊員、聯合大學客家研究學院的研究生,也是交通大學新瓦屋客家講堂「客庄拓墾Off-Road」的發起人。

徐仁清高祖父那代從事伐木業,他從小就在山林裡跑跳。雖是七年級生,但因生在鄉下,他對於客家母語以及傳統農村生活一點兒也不陌生。也從不覺得自己的客家身分有什麼好隱瞞的,「反而,我還有一種種族優越感!」

四年前從On-Road(騎公路)轉向Off-Road(登山越野),他笑說就像野獸回到家一樣,他感受到真正的自由,加上自己從事客家文化研究,明白唯有客家人吃苦耐勞的拓墾精神,才能在這種環境生存。「這種冒險因子,是先天存在我們血液裡的。」徐仁清驕傲的說。

熱血 不辭辛苦尋古道

他一開始在騎登山車的路上覺得很孤單,因為身邊的年輕夥伴總是三分鐘熱度,直到他找到了犇車隊這批人。他們三、四十歲以上,來自不同領域,木工、廣播人、搖滾樂團團長……,唯一交集就是玩登山車(Mountain Bike,MTB)。犇車隊的老大哥們不把這位同好當毛頭小子看,還有,他們幾乎都是客家人,聚會時你一言我一語,常是客家話。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