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我想喝水

一向對貓沒有什麼興趣。主要的原因是覺得貓給人的感覺好像就是冷冷的。我的三個孩子卻都喜歡貓勝過狗。他們在美國念書時養了三隻貓,回來時說,幸賴有貓他們才不會感到寂寞。只有讓他們的貓也跟著回來了。而且每隻都活過十五歲。孩子不但在牠們晚年每天給牠們打胰島素,因為我們家的貓都有血糖高的毛病。而且歸西以後,還用乖乖等祭品給牠們「一七」「二七」的做個不停。

雖說如此,我對貓的看法還是沒多大的改變。直到一次到歐洲一個小村莊旅行時,碰到一隻友善的貓,不但一點都不怕生,而且一直拿尾巴摩擦我的小腿示好。我坐在路旁的長板凳上,伸手對牠招招,牠居然跳到我的懷中,讓我撫摸牠。我們兩者都感到無比的愉悅。

在美國奧勒崗州波特蘭一個展覽館門口,看到飲水機正想喝口水時,忽然感覺有東西正在摩擦我的小腿。一看,居然是隻貓兒。正不知要用什麼容器接水讓牠解渴時,牠已一個箭步跳上了飲水機。然後拿牠溫柔的眼睛看著我。難道牠也曉得要怎麼按水就會出來?我毫不思索的按下出水鈕。牠也就立刻開始用舌頭舔起水來。這是我第一次發現,貓也是這麼聰明。

陶爸說:現在我已不討厭貓了!但是比較起來,陶媽比貓還是可愛多啦!可惜陶媽對貓毛過敏。只要屋裡有貓,她就會氣喘。所以貓與陶媽不可兼得。家中有一個寵物也就夠啦!

小檔案_陶傳正 

奇哥有限公司董事長,1946年生,24歲進家族事業、28歲創奇哥。熱愛音樂、演戲、自助旅行。自言:沒歌可唱就演戲;沒戲可演,就在家寫遊記。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