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用節氣耕耘健康春養肝、夏養心、秋養肺、冬養腎

十月八日的早晨,時不時飄些毛毛細雨,秋天第五個節氣「寒露」到來,終於讓生在亞熱帶台灣的我們,感受到深秋的微涼。關於「節氣」這件事,在脫離農耕生活後,似乎只是印在農民曆上看吉凶的日子,頂多,記得清明吃潤餅、冬至吃湯圓,成為一種約定俗成的習慣。四季都關在常溫二十五度的冷氣房,四季都吃得到同樣的蔬菜水果,氣候轉換稍有不適就用藥壓下去,都市人從皮膚到飲食,對季節近乎無感的狀態。月曆上只關注被標紅字的假期,只圈起跨年、情人節、聖誕節等。二十四節氣小字躺在那兒,就像多印的。

但,節氣真的與現代人無關嗎?什麼是節氣?

古代沒有萬年曆,人們將一根竹竿插在地上看太陽照射的影子,竿影最短的那天就叫夏至,最長的叫冬至。隨著農事的發展,四季逐漸細分成二十四節氣。地球繞日公轉時,在軌道上各個不同位置,因陽光的直射或斜射而有氣候差別。若把繞行看成一趟旅行,二十四節氣就是軌道上的二十四個停靠站,每一站車窗外都有不同風景。

「多數人對節氣的態度,都是『明斥暗信』。」正在編著《國民曆》,天氣風險公司總經理彭啟明笑說。的確,我們常認為農民曆好俗、好迷信,結婚開市卻還是忍不住要翻翻吉不吉利。但近年來,被忽略已久的「節氣」開始夯了起來,隨著大自然的詭譎多變,大環境的不確定,人們忽然開始渴求一種恆常不變的道理,越來越多人希望回頭拾起這先民的智慧,思考這源自黃河流域的千年曆法,和自己的關係。

著有《旅人的食材曆》一書的洪震宇,大聲疾呼:「節氣不是老掉牙的落伍名詞,而是從時代高速列車掉落的珠玉。」他表示,節氣包涵了古人對天文、生物、氣候的生活經驗,像是「地寒未甚而雪未大也」的「小雪」,「春雷鳴動,蟄蟲皆震起而出」的「驚蟄」,用詩意細緻描繪一個屬於自然的美麗想像。曾經,他也是在精品、時尚圈打轉的都市雅痞,卻在下鄉聞到泥土的芬芳後,驚見節氣強大的影響力,「尤其是水果,對節氣尤其敏感。」他曾在七月造訪南台灣的小琉球,想一嚐當地被譽為極品的愛文芒果,卻被殘忍的告知,產季只從「芒種」到「夏至」,歹勢,明年請早!當我們對外界遲鈍無感時,從泥土汲取養分、從天空接收陽光雨露的作物,用產季忠實的告訴我們,現在到什麼日子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