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慶隆犁頭店(吳毅平攝影)

慶隆犁頭店(吳毅平攝影)

慶隆犁頭店(吳毅平攝影)

慶隆犁頭店(吳毅平攝影)

慶隆犁頭店(吳毅平攝影)

慶隆犁頭店(吳毅平攝影)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三代的鑄火交響曲手工打鐵

開業近八十年 傳承三年

絕對沒有人會喜歡打鐵店這樣的工作環境。生鐵在超過千度的高溫下燒得火紅,當機器巨鎚撞擊瞬間,強大衝擊力震耳欲聾。火爐裡噴發出的熱度就要將人吞噬,臂上的汗毛漸要焦融。這裡高噪音、高熱度、同時也高危險,一般人逃都來不及了,台中老街上「慶隆犁頭店」的第三代傳人蔡進永,卻硬是往裡頭鑽。

看見我們來訪,蔡進永熟練卻有些靦腆的遞出名片,雙手雙臂上滿是鐵屑黑灰,留了些淺淺的痕跡在名片上。還沒自我介紹完畢,一看父親蔡添順手邊需要協助,他飛快回到工作崗位。

七十五年次的他,其實和一般年輕人沒有兩樣,不時拿出手機確認訊息,回應facebook。但一拿起鎚子,蔡進永卻像變了個人似的,隨即老成穩重了起來。他和父親合作無間,一人不斷的挪動著火紅鐵片,一人沉穩賣力的敲打,慢敲細修,讓刀面更加平整、刀緣更趨鋒利。這股默契,是蔡進永與父親花了近三年的時間,慢慢敲打出來的。

第一代爺爺蔡慶隆和第二代爸爸蔡添順微笑著說,「他要回來做我很高興!」兩年多前,蔡進永決定離開原本的海運業務工作回來接班。當時父親身體欠安,促使他決定提早學打鐵。身為家中最小的兒子,蔡進永個性貼心,父子倆感情深厚。蔡添順雖然高興,但同時也憂慮生計問題,他交代兒子要將老店轉型,才有可能維持生計。蔡進永將自家菜刀放到網路上銷售,擴大販售區域,因此多接了不少訂單。不只如此,認真的第三代還會實際了解農具使用狀況,和農夫討論之後推出客製化產品,像是鋤草的鐮刀原本彎曲的幅度過彎,調整角度之後,農夫使用起來脊椎就不必那麼吃力。又像是店裡貼心推出左撇子專用的菜刀,就是過去看不到的產品。

蔡進永是看著父親的背影長大的。他從小就對店裡的工作格外有興趣,站在風箱旁幫忙顧爐火,火不足就要賣力拉,火太旺就要稍微歇息,絕對不能「過火」。他聽著父親一鎚一鎚的敲打出家裡的經濟,也敲出犁頭店的傳承故事。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