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新年

時值歲末,又到了耶誕和新年,從十二月初就被大量播放的耶誕歌曲,像制約似的把人拉到了一個奇幻的時空。彷彿在亞熱帶的台北,也下起了雪來。

小時候,每年一次透過卡片的書寫,把心裡的祝福,傳給遠方的友人。尤其是從教會捎來的卡片,皚皚的白雪覆蓋著大地,遠處的教堂露出了尖頂,總是令人憧憬不已。

羅馬的人民廣場,在卡拉瓦喬的「十字架上的聖彼得」旁,第一次參加了西方耶誕的午夜彌撒。清唱的聖歌回響在禮拜堂的穹頂,向上仰望,頂上聖畫的雲端傳來天使正在宣告新年的來臨。過了午夜十二點,信步走回住處,到處是人群、煙花及鞭炮聲。

隔年的巴黎,年夜的香榭麗舍格外冷清,路人匆匆趕路回家取暖。冬雨過後,地上水影倒映著樹上的霓虹,無人有心駐足觀賞。子夜剛過,餐廳落地窗外的艾菲爾鐵塔,塔上的燈火,發了瘋似的閃爍起來,一副法國式的高傲與不耐煩,新年與我何干?

頂著寒風,在異鄉的一個旅人,想起那年在杭州,春節前夕遊西湖的景象。小雪剛停,地上猶有殘跡。和友人租了一條小船,四人腿上蓋著薄被,在湖上喝起了茶來。

薄霧中的斷橋,因行人稀少而分外的靜謐。遠山、枯枝、殘雪,宋畫文人的心境,交集著迎接新年的興奮與不安,成了一輩子怎麼也忘不掉的心靈饗宴。

相對的,日本的過年比較像是全民共同完成的儀式。年夜飯後,紅白歌合戰剛完,透過NHK電視轉播,全國一百零八間寺廟的鐘聲次第響起。每敲一下,代表送走過往的一個煩惱,邁向新的一年。到了午夜十二點,總是讓我百感交集,既是回憶逝去的一年,又隱隱期待著新一年的開始。

小檔案_陳瑞憲

學歷:東京設計者學院
經歷:安藤忠雄事務所、禾力設計主任設計師
現職:十月設計建築設計總監
得獎:當代大中華區最具影響力的5位建築師之一、3次獲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大獎
重要作品:誠品書店、君品酒店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