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母的比公的美

到釧路主要是要看丹頂鶴,本以為季節還不夠冷,可能鶴還沒飛下來。誰知道一邊開車,一邊東張西忘,居然看到田裡有好幾隻丹頂鶴。趕忙把車子停好,相機備好。然後慢慢的往田裡走。誰知道丹頂鶴也不傻,老遠就看到我了。等到我距離牠們約二十公尺時,開始發動引擎,慢跑,再快跑,就上了天了。其實牠們不用那麼急,因為我不會飛,追不上牠們,只是想照張相片好回去炫耀一下。不過相片還是照了,只是距離有點遠而已。

由釧路開車到阿寒湖約一個多鐘頭。對湖的興趣遠不如對舒淇和葛優的「非誠勿擾」有興趣。你要說那電影有多好看,說實話,還可以啦!陶爸有點不服氣。為什麼葛優長得那個小樣,居然也能和舒淇演愛情戲?陶爸歲數雖大一點,但也不比葛優難看多少。為什麼就沒人找我演這類的戲?每次不是演董事長,就是演兇爸爸。

不說也罷!到了阿寒,本想住「非誠勿擾」拍戲的「鄙之座」,居然全滿。顯然很多人都想過一下葛優的癮。只好住旁邊的鶴雅館了!看接待小姐的名牌,居然姓毛,沒想到日本人也有姓毛的。後來才知是來自內蒙的中國留學生。因為是「非誠勿擾」的場景,所以陸客甚多。旅館就雇了中國人服務。顯然不止我想當葛優。

毛小姐告訴我們離此地不遠處,另有一小湖叫雌阿寒,風景更美。第二天一早,二老就驅車前往,果然另有一番景象。怎麼形容呢?阿寒湖就像我們的日月潭,已歷經滄桑,有點像是抹了厚粉的老藝妓,而雌阿寒則像是個未施胭脂的小村姑,那種青春的美是不用形容,大家都會懂的,對吧?

陶爸說:在雌阿寒湖畔東奔西跑的照相。陶媽說「您老不累啊?」我說太美了!捨不得停下來。還補上「湖不在大,有陶媽陪著就美!」冷不防陶媽又來了一句「你忘了舒淇啦?」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