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杜布尼的城牆

坐在克羅埃西亞最南端杜布羅夫尼克(Dubrovnik)的古城中,隔座是來自新加坡的朝聖客。因為有共同的話題,所以聊得很開心。大家都在罵自己的政府,我說我們的太軟;他們說他們的太硬。他們說台北捷運很好,我們認同;我們說新加坡的官員很廉潔,他們也開心。後來因為他們要進教堂望彌撒了,我們才不捨的道別。離開前,他們說一定要到城牆上走一圈,才算真正的看到杜布尼。

本來我連哄帶騙要陶媽走趟城牆,她只說「太高,太熱」就沒得商量,可是看新加坡人那麼肯定,陶媽動搖了,問他們城牆有多長?他們說只有兩公里。我說一公里差不多十幾分鐘就到了,陶媽盤算一下,就答應了。

登牆費一人約四百台幣,進去後,陶媽抬頭一看都是往上爬的台階,面已露難色,我急忙說「有上就一定有下嘛!」好不容易爬到一個像堡壘的地方,有賣冷飲的,擠果汁的人在罵他們的政府官員貪污,他順口問我,你們國家的官員貪污會怎樣?我說會被砍頭,他高興的把外面另一個服務員叫進來,叫我再講一遍,我只好再講一遍,且拿手比了個「砍」的動作。他們倆看得很高興,也很認同我「砍」的動作,誰知道我也只是希望如此而已。一邊走,一邊看到城中均是紅瓦的房屋,還真是漂亮。

不過有些地方在十幾年前從南斯拉夫獨立時,被政府軍轟得亂七八糟,仍未重建。可能是他們政府刻意保留,要大家知道獨立得來不易吧?城牆外蔚藍的亞得里亞海,當年與義大利威尼斯是最大的兩個商業海港,陶爸邊走邊照,陶媽則是邊走邊叫「要走多久才算到啊?」我只好以「妳看,不就在前面不遠處嗎?」來搪塞她。

陶爸說:整個行程終於在一個半鐘頭以後結束啦!陶媽也開口說話啦!「不可能的任務終於又完成啦!」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