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超級白鳥號與雪地裡的草間彌生

超級白鳥號與雪地裡的草間彌生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超級白鳥號與雪地裡的草間彌生

在冰雪紛飛的嚴冬季節,我們來到北海道函館這座歷史感強烈的城市。白雪覆蓋的函館,與夏日明亮的感覺完全不同,雖然城市裡許多的坡道結冰,漫步其間,步步為營,十分驚險,但是古老的紅磚倉庫建築,在白雪襯托下,顯得更為紅豔漂亮!

從函館山上遙望津輕海峽,起心動念想到對岸東北青森縣去!想到津輕海峽,就想到石川小百合唱的「津輕海峽冬景色」,這首歌鄧麗君在日本也唱過。我以前也曾從北海道函館渡過海峽到青森,不過當年是夏天,我們搭乘海峽間的大型高速渡輪,那船採取雙艟設計,行駛在津輕海峽間十分平穩舒適,很快就到達對岸。

如今這艘船已經停止營業,聽說船舶早已賣給台灣,專跑台灣海峽大陸觀光客航線,加上冬季海峽海況不佳,因此我們選擇搭乘JR超級白鳥號,從北海道進入海底隧道,直接從海底穿越津輕海峽到青森縣,如此不會受到冰雪風暴的影響,也可以安全的抵達對岸。

在函館車站搭乘超級白鳥號列車,超級白鳥號與北海道的超級北斗列車相同,只是顏色不一樣,超級北斗號列車是藍色車頭,而超級白鳥號則是綠色車頭(白鳥為何是綠色的?)這種列車駕駛艙在車頭高處,非常適合白雪紛飛的北海道使用,因為在北海道風雪中疾駛的列車,高起的駕駛艙較不容易被風雪阻擋視線。

來到東北的十和田市,這幾年東北地區多了幾座大師級美術館,其中建築師西沢立衛所設計的十和田美術館,可說是最令人矚目的建築。過去我都是在春夏季節造訪這座美術館,第一次在冰雪中來到此地,感受到全然不同的空間情境。

特別是十和田美術館的庭園,這些年增加了許多公共藝術品,其中草間彌生的新作品特別令人喜愛。同樣是彩色點點的小女孩、小狗與香菇花朵,最近成為草間彌生的創作主題,讓人想到奈良美智的可愛小狗與怪異小女孩,不過這小女孩應該是草間彌生的個人記憶,似乎述說著她小時候看見小狗、花朵有如臉孔跟她講話的奇特經歷。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