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回家的孩子

到非洲看動物大遷徙是個大工程,沒有超強的體力,最好不要輕易嘗試。最困難的並不是每天要在車上待八個小時以上,而是因為都是沒有空調的小巴,窗必須開著。車本來就不寬敞,而且既然是要看動物,當然都是行駛在荒郊野地。那種顛簸幾乎跟騎馬差不多,而且大半都是車隊,前車揚起的灰塵就由後面的車全部接收。晚上到旅館洗澡時,才發現頭髮裡、臉上、鼻孔裡和耳朵裡都有洗不完的灰塵。

在肯亞及坦桑尼亞的邊界,我們的巴士經過約四個鐘頭的顛簸,終於要上公路啦!此時司機宣布下車小解,大家總算鬆了一口氣。下車後,先各找各的草叢,男的找草短的地方,女的找草高的地方,各自解放。完畢以後,大家就開始扭腰擺臀起來,畢竟是個難得的伸腿機會。抬頭看到遠方有個小孩,頭上頂著一包東西,慢慢的朝我們走過來,在一個四處幾乎看不到任何建物的地方,大家都好奇是要到哪裡去。沒一會兒功夫已走到我們休息的地方。原是個女孩,她對著我們害羞微笑,然後把頭上的行李小心的拿下來,就在我們旁邊的石頭上坐了下來,顯然她已走了很遠的路。

雖然大家語言不通,但是看到一個小女孩背著大包東西,在荒野裡走著,大家都好奇的紛紛過去圍著她,有的人要跟她合照,有的人拿出餅乾、糖果給她,她也高興的接受,小女孩似乎也挺喜歡碰到我們的。沒一會兒功夫,司機開始招呼我們上車了,大家才跟她說「拜拜」,她也跟我們揮手道別。

陶爸說:看著她背著沉重的包裹,一步一步的走著。腳上的破鞋早已磨的見底,也不知道還要走多久,才到家。在車上大家都沒出聲,我想大家心裡想的應該都是「孩子,希望妳一切都好,希望妳能平安的長大。」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