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終於讓我找到了

雖然這張相片照的不好,但是這一篇一定要寫。因為印象太深了!二○○六年,在慕尼黑的一家百貨公司買東西,要出門的時候,聽到外面似乎有鋼琴的聲音,一出門,居然看到對面有一大堆人圍成半圓形,似乎有人在彈鋼琴。這怎麼可能?

陶爸最愛看熱鬧啦!急忙擠了進去,居然看到是一位帥哥在彈平板鋼琴。怎麼會有人花了這麼大的奶狻鴾F一個平板鋼琴在街頭表演。陶爸當然不能錯過這麼好的題材,拿起我的相機在人縫中照了好一陣相。然後我看到他居然停下來不彈了,慢慢的轉向我比了一個「不要照相」的手勢,大家想想看,我有多尷尬。因為我的相機是單眼的,一定會有 「咖吱,咖吱」的聲音。接著他又開始彈了起來,從蕭邦彈到貝多芬,再彈到莫札特。圍在旁邊的人都被他的音樂迷到連呼吸都快停止了。

等到他彈完了,我連忙擠到他旁邊,向他道歉並跟他聊聊天,才知道他曾是馬其頓國家交響樂團的鋼琴手,但生性喜歡流浪,所以帶著他的鋼琴,在歐洲各處旅行演奏。我好奇的問他是如何搬運他的鋼琴?他先跟我擠了個眼,說:「這是個秘密!」後來還是忍不住告訴我了!原來他是用三個輪子的圓盤推車,把鋼琴架起來推,然後把鋼琴豎直,塞在他破舊的福斯小貨車上,如此他就可以游走天下啦!買了他的一張CD,並請他簽了名,才知道他叫Daniel Stenway。

陶爸說:回旅館上網查資料,他居然曾在莫札特逝世兩百週年那天,偷偷把鋼琴推到薩爾斯堡,莫札特曾住過的院子裡大彈特彈起來,最後還被警察抓走。這大概算是 「年輕不要留白」的一種行為表現?今早在家中整理我的六千張CD,居然找到他的這張。在辦公室裡,邊聽他音樂,邊寫這篇遊記,當然我也會把他的音樂立刻灌進我的電腦中珍藏的。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