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老伴,今晚吃什麼?

自從開始寫本專欄以後,出國旅行時,都要想辦法找故事。所以在出國前,最煩惱的事就是到哪裡去,故事會比較多?可是這還真是個無解的題目。有的時候,去一些地方覺得一定會有很多故事。可是結果硬是沒什麼好寫,反而是有時兩、三天的旅行,居然有一大堆的故事可寫。

南潯就是如此。去拍了三天戲,居然照到很多有故事的相片。南潯古鎮的中心與其他江南水鄉沒什麼兩樣,可是當你走到運河的最尾端時,遊客開始少了,此時你才能真正的看到一般居民的生活。一開始,有些人還會好奇的探出頭來,看看我們在幹什麼。沒一會兒大家都進屋了,準備晚飯的準備晚飯、睡午覺的睡午覺,終究此地住的都是老人,年輕人大半到外地工作了。我們從中午一直要等到黃昏,因為要走回旅館,再走回來,大概需要兩個鐘頭。導演要拍黃昏的河道上有艘載著兩個老人、越划越遠的船。我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但是也不好說出口,因為我也是老人之一。

在小茶館裡終於坐不住了,拿著相機開始到處找找有什麼好拍的。最後終於讓我找到河道兩旁,唯一一家會在二樓用盆景裝飾的一戶人家。老先生坐在陽台上看著報紙,一看就是個把鐘頭,可能把廣告版都一則一則的看完。偶爾還抬起頭來,看看河對面的我們這一大幫人有沒有動靜,發現我們都躲在陰涼地裡打盹,就又再把報紙從頭又看了一遍。

我則拿著相機,躲在柱子後面,伺機而動,總希望他有些不同的舉動。最後終於等到老太太也從屋內走出來了,看了老先生一眼,與他不知道說了些什麼話。隔著河,我也聽不見。

陶爸說:我拿相片問陶媽如何下題?用「老伴,晚上吃什麼?」好不好?陶媽說:「吃什麼?自己去做!」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