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英台,那是雷峰塔嗎?

杭州的西湖,有寫不完的故事。從唐宋的白居易及蘇東坡,到近代的徐志摩、胡適及魯迅,都在這裡留下過痕跡。西湖本有十景,後來因遊客越來越多,所以景也跟著一個一個多了起來。只可惜,大家還是對有歷史典故的景點比較有興趣。

從小我就對《白蛇傳》很有興趣,尤其對白蛇的癡情尤感憐惜。要是許仙換成是我,管他法海說什麼,我就是要跟白素貞在一起。何況還有個小青,可以享齊人之福,當蛇就當蛇吧!然而編故事的人若跟我有一樣的想法,那這故事可能就無法那麼令人有椎心之痛,如果沒有痛,又怎能記得住?

傳說中鎮壓白蛇的雷峰塔就在西湖旁,不過早於一九二四年倒塌了,新的雷峰塔於二○○二年重建,比舊的規模大很多。但有時大,並不見得就是美,尤其塔前為了方便大家上去,還特別蓋了一座電扶梯,雖上塔省力不少,但實在有點不搭調。《梁祝》的故事也是大家耳熟能詳的,雖然我覺得跟《花木蘭》的故事有異曲同工之「蠢」,一個大男人與一個女人朝夕共處那麼長的時間,居然不知道對方是個女的,簡直荒唐。

《梁祝》的故事曾被用各種表演方式詮釋,其中又以李翰祥導演、凌波與樂蒂所主演的黃梅調最受歡迎。當年陶爸看了好幾遍,兩人到杭州遊學,後來祝英台中途回家,梁山伯送她的那段〈十八相送〉,電影裡足足唱了好幾十分鐘;途中經過一座小橋,兩人在橋上看見水裡的鵝,又唱了一段〈呆頭鵝〉。西湖旁,當然也蓋了一個十八相送的橋景,管他當年是不是真的經過這裡。

陶爸說:坐在西湖畔的橋旁椅子上,陶爸癡心盼望能等到梁祝經過,這時一對男女站在橋中間,那男的好似對著女的說:「英台,那一座是不是雷峰塔啊?」女的則回答:「你啊,還真是個呆頭鵝!我們的故事,可比他們早了好幾百年啊!」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