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另類市政廳

對於日本建築師隈研吾而言,所謂的「死亡建築」,就是會提醒我們關於死亡的建築!因為他認為,混凝土建築蓋完後便不會再改變,雖說追求的是一種永恆、完美的境界,但卻會讓人們忘記死亡的存在。一旦忘記了死亡,便不再畏懼大自然,所以人們就會無懼的在各種危險地形中建造核電廠等。然而,木造建築則會教導我們生物一定會死亡的道理,所以要學習「放棄的美學」!當然,這種美學思維,與日本這個島國歷史中,不斷遭受天災地變有著絕對的關係。

日本東北三一一大地震與核災,更加深了隈研吾的「死亡建築」想法,也因此,他的作品持續追求反混凝土、反箱型建築的做法。他認為,混凝土建築是一種無法重來的建築,只能任其凋零;但木造建築可以不斷修改、破壞、再修改,是一種「持續死亡」的建築。他表示:「慢慢步向死亡的我,想好好思考如何打造這樣會漸漸死去的建築。」

最近,我去了位於新潟縣的長岡市政廳(Nagaoka City Hall Aore),這座建築正是他反混凝土、反箱型建築的重要代表作品。做為一座市政廳,在這裡,你看不到巨大宏偉的地標性建築,整座市政廳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一座廣場,以及所有建築物上覆蓋的杉木板。他們特別使用附近森林的「越後杉」,它粗糙的樹皮、參差不齊的質感,喚起建築的溫暖感。事實上,對於被稱為「雪國」的越後地區,這樣一座有屋頂覆蓋的城市廣場,更顯得難能可貴!因為當寒冷冰雪覆蓋全市之時,市政廳廣場上便會有許多人群聚集、活動,成為市民們最喜歡去的地方。

隈研吾以開放的中庭,取代宏偉的地標建築,主要目的就是希望能創造出一種「無形的溫暖」,讓城市居民能在這個市中心廣場上,留下溫暖的活動與記憶,產生人與人之間永不消失的羈絆。隈研吾表示:「建築這物質總有一天會腐朽、崩壞,但在這裡產生的羈絆,卻會永遠留在人們心中。」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