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Perspectiv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葡萄園也在找永續解方!先鋒釀酒師的逆境探險

全球變暖,以及不穩定的極端天氣,似乎已經不可逆轉的改變了我們的世界,當然,葡萄酒也一樣逃不了。

影響雖是全面且多元,但大家最關心的,是產區的位移,以及葡萄酒風格的轉變。氣候對葡萄酒有絕對的影響,今日的經典明星產區,氣候暖化後,未來還是經典,仍是明星嗎?特別是那些搬不走的特級園,還能維持特有的優雅風味嗎?

葡萄酒區逐漸往更高緯度,以及更高海拔的寒涼地區遷移。有些經典產區,如波爾多,則從葡萄下手,開始嘗試種植更晚熟、更耐熱,來自他方產國,如西班牙、葡萄牙的外來新種;或者人工選育,更能適應極端環境的雜交種。此外,學習面對更炎熱乾燥,更艱難極端的自然環境,也許會是更即時有效,也可能更永續的解方。如果真的逃避不了,那就面對吧!

其實,面對熱浪與乾旱,一直都是許多葡萄農與釀酒師的日常,如西班牙中部高原,或如南非的史瓦特蘭(Swartland), 葡萄酒業不只生存下來了,甚至還釀出越來越多風味細膩的葡萄酒。在史瓦特蘭區夏天都會出現四十度高溫,年雨量常常不到五百公釐,這些在西歐破紀錄的極端環境,對當地的釀酒師們卻是習以為常。這裡的乾熱環境,過往常釀成粗獷型的濃縮紅酒,但善用在地風土的新一代釀酒師們卻巧妙的在逆境中,釀成讓人驚豔的精巧優雅。

艾本.賽帝(Eben Sadie )是當地帶起革新運動的先鋒釀酒師,混調多種南隆河品種的柯盧梅拉(Columella),不只均衡典雅,而且充滿能量,已是世界級經典。但更驚人的是單一園的作品,如用色淺且清淡的仙梭(Cinsault)所釀成的波法德爾(Pofadder),果香新鮮奔放、口感清脆爽朗,柔和而輕盈,為乾燥且酷熱的粗獷之地,開創難得的清涼酒風,也為少受注意的仙梭立下全新的典範。這是唯有對環境理解至深,才有可能達到的境地,足堪讓身處暖化困境的經典產區做為指引和借鏡。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