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落難公主的郵輪悲歌在探索的路上

開年至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不但改變人們生活行為方式,更衝擊全球經濟。受創最深的莫過於郵輪業─各國紛紛禁止郵輪靠岸,美國衛生官員甚至宣導民眾勿搭郵輪。三大郵輪集團嘉年華、皇家加勒比和挪威郵輪股價狂跌,全球郵輪航程與航班仍在修改取消中,損失一時還難以估算。

過往的郵輪危機其實不算少,像是航行意外、沉船、海盜、病毒細菌感染等,但多被視為可控可避的少數狀況。然而此次由於「鑽石公主號」處置不當,全球眼睜睜看著豪華郵輪變成傳染病溫床,加上接下來的「至尊公主號」又現確診病例,連帶影響禁航「加勒比公主號」,讓嘉年華旗下的落難公主們成了受災代表。

一九九八年問世的「至尊公主號」噸位超過十萬,是當時世界最大、造價最高的客船,也是我二○○○年第一次郵輪之旅搭乘的船,開啟我與郵輪近二十年的緣分。十幾年來,郵輪公司為增加吸引力並最大化利潤,接連推出宛如海上小城市的巨型船隻,皇家加勒比的綠洲級郵輪甚至艘艘皆是超過二十二萬噸、載客數五千至六千人的巨型郵輪(Megaship)!

我實在不喜歡服務不夠精緻的大船,因而二○○三年後只選擇約六萬噸以下的中小型郵輪,曾多次搭乘水晶郵輪和大洋郵輪暢遊地中海、大西洋,深入黑海、波羅的海及北歐峽灣,也曾隨璽寶遊輪遠征南極。時至今日,我依然認為郵輪旅行是一種非常浪漫美好的旅遊方式,因為世界上有許多地方真的是非郵輪旅難以盡興。搭乘郵輪通過巴拿馬運河、登陸南極,還有停泊住宿於聖彼得堡冬宮前,依舊是我心目中最難忘的精彩旅程。

疫情終會過去,鐵路航空業在汰弱重整後也將回復正常,但郵輪業呢?一個新型病毒,證明了一艘染疫的郵輪可能癱瘓一個國家的醫療體系,更別說大型郵輪仍潛在安全逃生等管理問題,或許回歸可掌控的適中型,才是贏回信心的王道。遭受重創的關頭,正是近來滿腦子最大化乘客數以追求最大利潤的郵輪與旅遊業者,該好好思考的時候了。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