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臺灣咖啡飄香國際,原鄉最濃郁的香味—咖啡

早起喝杯咖啡,幾乎成為近年來都會上班族的日常,也因愈來愈多人養成了喝咖啡的習慣,逐漸帶動國內咖啡廳的營運,及原鄉咖啡產業的發展;而目前全臺各地都有種植咖啡的專業農民,其中尤以中南部及東部原住民族原鄉為主。

你喝過臺灣咖啡嗎?目前各大咖啡通路多有販售臺灣咖啡,且價位及品質都愈來愈高檔,已逐漸朝向精品咖啡路線發展,並且發揚國際。

臺灣種植咖啡已有100多年的歷史,早在1884年英國商人就從馬尼拉、斯里蘭卡引進咖啡種苗,日治時代亦鼓勵農民在嘉義中埔、花蓮瑞穗種植阿拉比卡咖啡並銷往日本,二戰後才沒落,隨著1990年代社區營造的風潮,古坑咖啡結合觀光,轉往咖啡消費空間發展,臺灣咖啡再度受到重視。九二一地震之後,受創原鄉為了尋找產業新契機,仿效古坑咖啡的模式開始推廣,遍布中南部及東部原鄉。栽培面積及年產量愈來愈大,同時,臺灣咖啡職人也在世界大放異彩,烘豆、沖煮、杯測與咖啡師大賽,臺灣人都曾拿下冠軍,表現不俗。

臺灣咖啡飄香國際,原鄉最濃郁的香味—咖啡

臺灣咖啡栽培面積及年產量愈來愈大。

屏東鼓勵有機栽培

臺灣咖啡因為人工成本比較昂貴,咖啡價格居高不下,國產咖啡生產成本比進口咖啡高出4至6倍,打價格戰沒有競爭力,因此鼓勵臺灣小農朝向有機栽培及品牌發展,目前臺灣最大產區屏東縣就有將近40公頃的咖啡農園完成有機認證。

其中,泰武鄉是全臺有機咖啡最大的單一產區,設在吾拉魯滋部落的「泰武咖啡生產合作社」是全臺第一個成立咖啡合作社來行銷咖啡與旅遊的合作社,有全國第一座符合國際標準製豆的處理場,除了咖啡豆之外,葉子製茶、果膠製成保養品,還有咖啡酵素等,真正活絡了部落族人的經濟。在合作社服務的林凱琳跟很多鄉民一樣,父母種咖啡、兒女開咖啡館,產銷一條線,不但賣自家咖啡,也協助周邊農友行銷,同時創造年輕人返鄉的契機。

高海拔產區多得獎大戶

臺灣咖啡分三大產區,高海拔產區包括嘉義阿里山、古坑石壁、南投仁愛、高雄桃源、屏東霧臺,近年「臺灣國產精品咖啡豆評鑑」得獎名單都集中在此區,去(2020)年嘉義鄒族人經營的莊園就囊括特等及多項頭等獎,這是因為高海拔有地理氣候的優勢,日夜溫差大,容易起霧,讓咖啡豆的密度及糖分更高,風味豐富,加上許多莊園主人原來都是茶農,善於種茶及製茶,將此技術轉移到咖啡,後製技術相當突出,大有精品咖啡的氣勢。例如將阿里山咖啡推向精品的「咖啡王子」方政倫,經過近22年的努力,生產的咖啡豆除了進入國際咖啡品質鑑定評比世界前30強,還在國際精品咖啡豆競標價中屢創新高。

在眾多產區中,位於海拔1,520公尺的高雄桃源二集團部落的集頂山咖啡莊園,應該就是海拔最高的園區,終年雲霧繚繞,十餘年來陳家姊弟在祖傳林地上,香杉、柳杉樹下種了五甲地,不施肥、不用藥,只砍草,幾乎自然放養,一年收穫500斤左右,因生長環境太獨特,咖啡風味大不同,姊弟倆很性格,不參賽也極少參展,要喝他們的咖啡就得千里迢迢上山,開上九彎十八拐往藤枝的山區崎嶇陡峭的山徑,才能抵達雲霧繚繞冷颼颼的集頂山莊,面對雲海喝上一杯熱騰騰的咖啡。

中低海拔產區間作 景觀美麗

中低海拔產區包含雲林古坑、臺南東山、南投國姓、臺中東勢與和平、彰化八卦山,是近年這一波臺灣咖啡較早發跡的區域。有的在香蕉園旁邊種,有的在楓樹林。例如卡度部落多達30個咖啡農戶,大部分由布農族高金水的產銷班來經銷,他還成立生技公司開發咖啡葉茶等產品。高金水認為高海拔的咖啡甜度較高,適合日曬蜜處理,在部落周邊低海拔的咖啡則比較適合水洗或用半厭氧來處理。

眉溪部落的賽德克族石淑英的咖啡園在一片背陽的楓樹下,海拔1,000多公尺,十一月楓紅底下咖啡果也紅了,景觀最美。九月她開始採收咖啡,只採外皮光亮的深紅色咖啡,表示裡頭已經開始發酵,味道才足,品質才會呈現出來。

臺灣咖啡飄香國際,原鄉最濃郁的香味—咖啡

外皮光亮的深紅色咖啡,代表味道已足,品質極佳。

太平洋海風產區有鹹香味

翻過中央山脈,來到東臺灣,便來到太平洋海風產區,尤以太麻里咖啡發展迅速。在臺東海岸種了20多年咖啡,並奪得多次獎項的咖啡產銷班班長鍾長華,她沖泡一壺淺焙咖啡豆,喝來帶著淡淡的花香,滋味高雅。另一壺也是自家烘焙的中焙咖啡,她喝完拿起杯底聞香接著說:「你聞聞看,有著濃濃的焦糖香。」確實,好濃郁的一股甜蜜蜜滋味,行家甚至還能從中喝出一股清淡太平洋鹹香味。鍾長華表示,東海岸的作物因為四季迎向海風,帶來微量元素,種出來的咖啡甜度較高,雖然不見得生長在高海拔,但滋味很不同,品質維持一定的高水準,她目前種了兩甲地,生產上千斤的咖啡,全都自產自銷。

創新產品 咖啡與啤酒愛玉的結合

有些咖啡莊園很用心朝向新創產品發展,例如特富野部落的咖啡農戶汪智慧就與金色三麥餐飲公司合作,將充滿果香的水洗咖啡生豆和小麥結合,釀成咖啡啤酒,釀酒師是來自花蓮水璉部落的年輕阿美族人盧文城,已有十年的專業釀酒經驗,之前用過馬告、水蜜桃、李子等多種原鄉物產入酒,引發他思索部落已失傳的傳統釀酒文化該如何與現代釀酒技術結合。

屏東霧臺部落的歐正平則把咖啡結合霧臺特產愛玉,製成咖啡愛玉甜品,加入奶泡,吃起來有兩種香濃的滋味,和一種愛玉清爽的口感,為臺灣的咖啡產業帶來更多的可能。

臺灣咖啡飄香國際,原鄉最濃郁的香味—咖啡

臺灣的咖啡後製技術突出,已有精品咖啡的氣勢。

※原文出自《臺灣原YOUNG雙月刊》No.95期,想了解更多原住民族的自然智慧,歡迎按讚追蹤「Ho Hai Yan 台灣原Young」粉絲團。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