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兩國的北齋美術館發現酷建築

兩國站是日本傳統相撲技藝的重鎮,以前因為李登輝前總統發表「兩國論」,引起台灣人的注意,不過兩國論跟兩國這個地方,其實一點關係也沒有。兩國車站很奇特,有點類似以前的台北車站,但這座車站卻永遠等不到電車!

原來舊的兩國車站早已不再使用,鐵路公司在一旁設置了更簡便的車站站體。舊的兩國車站建築,之前被改為Beer Station,是可以吃燒肉喝啤酒的大型啤酒屋。最近為了配合整個兩國地區的振興,特別將兩國車站建築重新裝修改造,變成時髦的飲食商場「江戶Noren」;保留老建築的結構與外表,卻有時髦復古的內裝,幾家美味的餐廳、紀念品店,以及旅客觀光資訊中心。這裡成為兩國觀光旅遊的服務站,大廳布置著精緻的相撲競技場,掛著相撲橫綱們的畫像,重現了當地的重要特色。

兩國地區最近受到大家的矚目,不只是車站的再利用,更是因為女建築師妹島和世的新設計案「北齋美術館」。蒐藏了日本浮世繪畫家葛飾北齋的重要作品,但是美術館卻不走復古傳統建築路線,而是以前衛晶亮的造型呈現,量體不是很巨大,但是外牆以不鏽鋼材質包覆,讓人不注意它都不行!在老舊社區裡植入公共建築,本來就是一種聰明的城市復甦手段,正如妹島和世在紐約設計的新美術館(The New Museum),也是在衰敗的社區中建設新的美術館,不僅刺激地方復甦,也是政府對當地的宣告,告訴居民政府並沒有放棄這個社區。

不鏽鋼量體反射了周遭的庶民生活環境,據說葛飾北齋以前就住在這個區域,因此美術館直接在立面上呈現當地生活。量體上的銳利切割及採光方式,造成了量體的縫隙,成為美術館動線入口。建築與當年北齋的畫作,同樣驚世駭俗。事實上,北齋最有名的畫作,是關於富士山的《富嶽三十六景》,建築的切割縫隙,似乎也帶給人關於富士山的想像。美術館中展示方式也令人著迷,特別是葛飾北齋的畫冊,以電子書的形式重現,參觀者可以用手「翻閱」電子螢幕,就像翻閱紙本畫冊般,這樣觀賞北齋的《富嶽三十六景》十分過癮。日本人對於〈神奈川沖浪裏〉特別感興趣,也改造成許多令人莞爾的再現作品,其中最有趣的是將大恐龍哥吉拉放入畫中,讓人不禁聯想,原來超級巨浪就是大恐龍在海中移動所造成的。

若是以搭乘總武線電車的方式來到兩國地區,也會有種超現實感,因為車站後方正是巨大的「江戶東京博物館」,由代謝派建築師菊竹清訓設計,猶如巨大日本木屐,由底層吸管般的手扶梯進入,像外星飛碟伸出透明吸管,將人類吸進太空船裡。

就這樣,我們像是被吸入歷史中,進入關於北齋、浮世繪、富士山以及江戶風情的世界,或許這是逃避現實世界的方式之一吧。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