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美術館的輿論壓力?藝術門道

全世界美術館、博物館常處在藝術家的言論自由與觀眾辯論的風口浪尖。紐約古根漢美術館於十月六號開幕的「一九八九後的藝術與中國:世界劇場」(Art and China After 1989: Theater of the World),由於有藝術作品涉及動物權益引發動保人士聯名抗議,館方最後決定撤下三件作品。事實上,動物保育見仁見智,但是美術館對於藝術展覽的堅持與自由,難道最近少了?

古根漢目前展示一百五十件大陸當代藝術的作品。飽受爭議、進而被撤的作品中,第一件是孫原和彭禹的〈犬勿近〉,這段七分鐘長的錄像作品呈現了四對拴在跑步機上的美國比特犬面對面競跑,但無法碰到彼此;在短片中,這些犬隻似乎已經疲憊不堪,但是依然跑著。第二件是黃永砅的〈世界劇場〉,該作品是一個籠子裡裝著一大群昆蟲和爬行動物。隨展期推演,這些生物相互撕咬;當動物死亡時,館方不斷提供「補給」,以保持延續性。第三件是徐冰〈文化動物〉,也是短片形式;影片中一對背上印著羅馬字母和徐冰發明的「假」漢字的活豬公然交配。


回顧一九九九年紐約布魯克林美術館(Brooklyn Museum)群展展出奧菲利(Chris Ofili)的作品〈象糞聖母像〉(The Holy Virgin Mary)。藝術家用非洲大象的糞便,裝飾聖母的胸與其他角落,展覽時被信仰虔誠的觀眾潑了白漆。紐約當時市長朱利安尼甚至拒絕兌現布魯克林博物館的補貼,然而博物館堅持展出,甚至訴上法庭,市長讓步。

今年三月,紐約惠特尼雙年展(Whitney Biennial)展出藝術家舒次(Dana Schutz)根據新聞史上著名的美國黑人男孩蒂爾(Emmett Till)被白人用私刑處死的開棺遺照作畫,被很多觀眾抗議,要求把那張面容猙獰且刺痛人心的作品撤下、銷毀。惠特尼則堅持繼續展出。

這些事令人意識到,美術館經營壓力除了來自藝術家和觀眾,還有當地政府跟董事會等多方權衡。這個現實,確實是美術館骨氣的考驗。

題外話》艾未未也開炮

做為古根漢展覽顧問的著名藝術家艾未未在媒體上開炮:「當一家藝術機構不能行使言論自由時,那對當今的社會是一種悲哀。用輿論聲威將博物館的藝術品撤出展覽是一種狹隘的理解,無論是對動物權益的保護,還是對於人類的權益維護。」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