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綠藤生機】只做友善環境的好物母親是主婦聯盟發起人,鄭涵睿的綠色生活3減法原則挑成分

你可想過,每天吃的、用的東西如何被生產出來? 對身體、環境是加分還是減分?購物時你會花時間閱讀成分說明嗎? 三個台大財金系畢業的年輕人,要透過減法原則,建構綠色新生活。
如果不是為了『環境永續』,我們不會創業。」今年剛從全球超過一千八百家B型企業脫穎而出,拿下B型企業最高榮譽,「對世界最好的企業」(Best for the world)中的「對環境最好的企業」(Best for Environment),綠藤的共同創辦人鄭涵睿開口便說。對於許多媒體都以「三位台大財金系高材生,不甘工作空虛,寧可放棄百萬年薪工作,捲起袖子種菜賣菜。」他聽了大笑說沒這麼嚴重,但他與同學廖怡雯、許偉哲畢業後各自在金融業發展,覺得沒那麼扎實倒是真的,「我們更渴望用自己的雙手創造出好的東西。」

從吃與用找回「真實」

什麼是好的東西,就是「對個人、環境好」,父母都是台大教授,母親林碧霞是主婦聯盟的發起人,父親鄭正勇則是最早將有機農業引進台灣。從小跟著父母吃有機蔬菜、做垃圾分類、資源回收,鄭涵睿很早便體認到,無論是有機農業或保養品,背後的核心精神不只是「安全」,更是「對環境永續」。後來廖怡雯、許偉哲先後進入林碧霞博士創始的橘子工坊工作,三人理念一致,再加上林碧霞的專業後盾,便決定創立一個讓生活可以更好,健康可以更簡單的「真實」企業。

為了達到「真實」,他們由「吃」與「用」雙管齊下,沒想到,單是吃的「芽菜」就讓三人吃足苦頭。「我老媽一直覺得現代人吃太多營養食品,其實應該要吃『真實』的食物。」他說,種了二十幾年芽菜的林碧霞,發現蔬菜中的最小形態「芽菜」含有最豐富的營養成分與酵素,可惜在傳統的種植過程中,常因採收、剪裁、漂洗,甚至添加化學藥劑等,使得營養成分流失。三人討論的結果,決定要讓芽菜抵達消費者手中,依然「活著」。為此,三個人二十四小時輪流睡在生產基地,從水的控制、環境溫溼度,到模擬種子在土壤中的壓力等,整整實驗了半年多,才成功推出第一盒站得直挺挺的有機鮮活芽菜,成為創業代表作,還被國際芽菜協會總裁指定為來台觀摩對象。

生活用品的研發則更「囉唆」。以洗髮精為例,為了不造成環境傷害,放棄能快速調製的公版配方,轉向自然界一一實驗,耗時兩年多才從一千多種植物中選出四種成分來製作,並且在瓶身上,清楚標示出所有成分與功能。「成分有太多學問,有些對人體沒有特別不好,但對環境卻是不好的,像是矽靈。」因此,在進行產品的研發時,就得透過3R來檢視,包括:從產品源頭和消費端的減量(Reduce)、尋求更好的成分取代(Replace),以及挑戰傳統認知,帶來新的想像(Reimagine)。

「不用不買」的消費原則

鄭涵睿說,像是減少清潔步驟與減少使用保養的步驟。因為即便是天然的保養品,多少都還是會對環境造成負擔,像是產品包裝,在基於安全原則下無法重新裝填使用。這時候,「不要用你不需要的東西」就變得很重要,從MIT的永續資源管理以及創新創業課程裡,他發現對環境做最好的事是:「減少自身的影響,不買不要的東西、衣服,不需要搭車就不搭車,否則再怎樣的綠色消費對環境都可能還是負擔。」因此,在推出潤髮乳時,特別提出「別買這瓶潤髮乳,因為你可能用不到」,提醒消費者重新檢視自己的消費行為,以減少不必要的消費,做到友善環境,回歸更真實、健康的生活方式。

「你有沒有發現我們沒有乳液產品?」他說,因為乳液必須使用乳化劑,「我母親在實驗室工作了二十年,每天都要把各種營養素、農藥或是肥料,注入培養皿裡的植物細胞,再進行觀察。她發現無論再溫和的乳化劑,都會讓植物的絨毛細胞萎縮,而植物的絨毛細胞跟人體肌膚非常相似,由此可知乳化劑對人體多少還是具有侵蝕性。」

用挑剔讓環境永續

事實上,歐美在近年來也開始興起一股更純粹的油保養風潮,鄭涵睿說,肌膚需要的養分分為兩大類,一是水相的營養成分,像是含有微量元素的玻尿酸、化妝水之類,另一類油相的營養,包括各種不飽和脂肪酸、omega-3-6-9等肌膚所需的營養,傳統乳液是把兩者相加,透過乳化劑乳化。但好的油更接近肌膚的組成成分,可以被人體吸收,且不會有殘留。

「我們希望能找出最挑剔的顧客,擁有追求真理的心,願意花時間、挑選好的產品,相信自己購買的東西,是對家人與環境負一定責任的,不會盲從。」鄭涵睿說,所謂的綠色學習三部曲,是從in the body、on the body到around the body,也就是從吃的東西開始,進而改變一個人的生活,接著擴及貼近生活上使用的東西,像是洗衣劑、沐浴乳、牙膏等,最後開始關心起與自身相關的事物,改買油電混合車、用LED燈泡,使用環保建材等。

「台灣目前都還在起步,但進步神速。」鄭涵睿說,雖然從二○一二年營業額開始損益兩平,薪水還是以前在金融機構的三分之一,但更快樂,「而且不管到哪裡遇到的都是好人。」他笑說像是後來在MIT認識在迦納帶領農民從事有機辣木種植的同學,原本只是透過公平貿易買來研發,卻意外發現辣木的珍貴功能,目前更進一步合作,一起打造非洲最大的有機辣木田。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