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從桌椅、建材到餐桌上竹筍佳餚,南庄農村生活與桂竹緊密交織。旅人專心聆聽劉孟承(右)分享農民智慧,慢城生活哲學,是一種對於在地食材的理解與尊重。(攝影者:劉煜仕)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從田間餐桌到菜脯調酒 感受大自然的步調─南庄

我們在南庄的慢城生活,從夜晚的田間餐桌開始。友善南庄工作室準備了豐盛一桌:應時的南瓜、油燜桂竹筍,炒飯用的是堅持無農藥、無化肥耕種的稻米,味噌魚湯裡的鮮魚,亦用永續漁法捕撈。在「山豬腳印自然農園」裡,一行人圍著燭火席地而坐。夜色昏暗,我其實看不清放在眼前與吃下肚的食物,但卻感到安心與滿足。

我們在南庄的慢城生活,從夜晚的田間餐桌開始。友善南庄工作室準備了豐盛一桌:應時的南瓜、油燜桂竹筍,炒飯用的是堅持無農藥、無化肥耕種的稻米,味噌魚湯裡的鮮魚,亦用永續漁法捕撈。在「山豬腳印自然農園」裡,一行人圍著燭火席地而坐。夜色昏暗,我其實看不清放在眼前與吃下肚的食物,但卻感到安心與滿足。

正好是螢火蟲出沒的日子。漸漸的,螢火蟲一隻隻出動,在田園裡忽遠忽近,閃閃熾熾。

這是由苗栗南庄青年旅舍老寮主辦的在地小旅行,每次皆以應時農產或民俗節慶為主軸,帶旅人深入南庄農村生活。就像美食作家卡羅‧佩屈尼發起的慢食運動:食用新鮮、在地與應時的食物,實行永續農業與手工產品,優閒的與親友共餐。我們重新掌握生活的步調,或者更精確的說,這回跟著大自然的步調。

四月,是桂竹筍的季節。我連續吃了幾餐桂竹筍,但其實桂竹不僅出現在南庄的餐桌上,仔細觀察,不難在生活周遭發現它的蹤影。「生火器具、吃飯或趕鴨,幾乎所有的農村事務都與桂竹有關。」老寮團隊成員周亞璇說。

漫步在大南埔鄉間小路,眼前出現一幢老屋。老屋牆面正是傳統竹編夾泥牆,由桂竹編織而成,外層再以米糠、石灰與稻草覆蓋粉刷,特殊的古老工法,百年堅固。生活圍繞著桂竹的南庄人,與桂竹長久共存。

我們跟著南富守望相助隊長、老寮團隊成員劉孟承的腳步,上山採桂竹筍。前幾天下雨,山坡一片泥濘,這天清早又飄起小雨,適合採桂竹筍嗎?劉孟承老神在在:「山上的人沒在管風風雨雨啦,全部(的天氣對我來說)都很平靜。」

桂竹筍都冒出來了。踏坡而上,幾乎沒有得以站穩的土面,只能用手支撐桂竹,再手腳並用爬坡。劉孟承教導我們握住桂竹筍的上端,往側邊輕輕一拔,一聲脆響,筍子即脫離土地。

等到全身髒兮兮,抱著桂竹筍回到平地,才發現剝筍殼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費力除去筍殼,並剪取嫩筍,水煮二至三個小時,去除竹筍澀味。待肉絲炒桂竹筍上桌,歷經扎實勞動後的食物,嘗起來特別鮮甜。

午後,向國寶級竹編大師張憲平學習古老技藝。張憲平出身藺草編織家族,約民國七十年開始投入竹籐編織。「藺編與竹編都是經緯編織,不同之處在於竹的材質具有韌性,一旦彈性不夠,則易折斷。」張憲平說。

在他的巧手下,虛實之間,竹編的鏤空架構極富空間張力。而我們則嘗試輕輕拗折竹片,編織八葉風車。這是昔日農業時代就地取材的童玩,也是屬於桂竹林的竹藝品,充滿手作溫度。

下一站,我們來到開幕兩個月的Valai農創店。在這間南庄在地咖啡店與農產選物店,可以找到許多台三線有趣的農產品。例如使用有機秈米粉、有機鴨蛋與良心鮮乳製成的米鬆餅。與麵粉鬆餅相比,米鬆餅口感較為扎實,淋上在地小農的蜂蜜,甜而不膩。

米香、米餅乾的絕配則是番庄茶(Formosa Oolong Tea)。番庄茶沿著台三線,在日據時代銷往世界。有人說,因為翻山過庄,稱作「翻庄」;也有一說是出口至英國、日本等番邦,稱「番庄」;或者,來自土牛溝內的番仔庄……。無論何種說法,這款福爾摩沙烏龍茶逐漸精緻成東方美人茶,讓台三線依舊充滿茶香。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