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在溫度零下的房間住宿,環境如夢似幻。該如何睡覺成了重要的須知,不能掉以輕心(攝影者:張智強)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極光下的冰凍旅店瑞典的冰凍飯店Ice Hotel Sweden

入住旅館也可以是挑戰極限,舒不舒適就成其次,主要是為了不一樣的人生體驗。 近年因為在斯德哥爾摩的案子,前往瑞典多次,每一次都動念想要去著名的Ice Hotel住住,卻又想著反正還有機會,加上這會融化的旅館只經營不到半年,便延宕了計畫。二○一五年年底,趁耶誕假期,我才一早預訂好行程成行。
入住旅館也可以是挑戰極限,舒不舒適就成其次,主要是為了不一樣的人生體驗。

近年因為在斯德哥爾摩的案子,前往瑞典多次,每一次都動念想要去著名的Ice Hotel住住,卻又想著反正還有機會,加上這會融化的旅館只經營不到半年,便延宕了計畫。二○一五年年底,趁耶誕假期,我才一早預訂好行程成行。

現在有許多寒帶地區都興起用冰蓋起旅館,然而位於瑞典最北尤卡斯亞維(Jukkasjärvi)小鎮的Ice Hotel卻一直有著世界先河的地位,擁有二十七年的歷史。它也可以說是最環保的旅店,大多數建材就利用附近河流河水半分鐘的流量,十二月開放到四月融雪,便又消失回歸到自然之中。



到達基努那(Kiruna)的機場,可以選擇乘坐巴士半小時到尤卡斯亞維,或者選擇更刺激好玩、但價格昂貴的狗雪橇車。我單身一人,坐雪橇比房費還貴極不划算,便作罷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