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探尋 達魯瑪克的石頭信仰...

歷時兩個多月,石版系列的四支專題,即將進入尾聲,在轉身離開前,我想,我找到了石頭信仰的答案,也謝謝族人給我這麼豐富的情感,對部落、對社會,也是對未來。

歷時兩個多月,石版系列的四支專題,即將進入尾聲,在轉身離開前,我想,我找到了石頭信仰的答案,也謝謝族人給我這麼豐富的情感,對部落、對社會,也是對未來。

從舊好茶的石版屋開始,告訴了我,生火即是生活,一把火是薰蟲,是炊煮,更是房子守護神。直到外來集權進入,人的角色硬生生從石版屋被抽離後,一切很快速地變了樣。

去年12月,屏東三地門鄉的78歲排灣族石版匠師杜蘭胞,穿著勇士族服帶著我去看他一手監工的石版家屋,走進室內,他的眼神,流露抱歉:「這裡面的擺設都不是我們過去生活的擺設,我告訴鄉公所應該要怎樣做,但他們只跟我說,只能按照他們設計師的設計蓋...」我看著失落的Kama回應:「沒關係!我們現在就用這些椅子擺出你所說的家屋設計,你坐在中間是貴族,我在你的右手邊當黃花大閨女...」

探尋 達魯瑪克的石頭信仰...

排灣族石版匠師杜蘭胞。

位置坐定,Kama說,他想先用族語唱首歌,「中華民國來了以後,不知是好還是不好,我們要成為一隻雲豹,在我年邁時,還能看見百合,當大山崩落,就會知道誰是勇者...。」唱的是文化,是惆悵,也是寄望。語畢,他堅持帶我回他家吃肉,他要和我分享他最近獵到的一百多斤的山豬,證明他還是勇士,因為他已經唱給我聽了....。

再往裡面走一點,屏東霧台鄉的75歲魯凱族匠師顏柱,爽朗的笑聲,搭配他的挑高石版屋設計,及現代石版衛浴設備,「因為我要跟上時代的腳步啊!」其實他是想藉此鼓勵他的三個孩子,回家吧!父親老了,該回來傳承父親的石版技藝。

即使建造途中,他因為販賣石版,而被政府強權關進牢籠一天,現在他已經停止了長達40年的石版採集工作,拍攝當天我鼓勵他拿起工具,為我再敲一塊石版,嬌小的他,即使我們語言不是很通,但或許看到有年輕人來所以很開心,工具上腰,帶著我找尋家裡附近還堪用的石版,扛起20公斤石版逕自打了起來,拍完後他堅持要把那塊石版送給我,並且跟我約定,下次要再帶我去礦區看他採礦,但前提是,他得先申請,獲得許可後才可以帶我進入。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