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用三十年 愛一座山全台灣最懂陽明山的人

他不是學者,也不是導覽員,只是一個在銀行的白領工作者,但他卻可能是台灣最懂大屯山的人。為了替大屯山立傳,那時候,他平日上班,週末假日就上大屯山,平均每年上山超過五十次,這裡,彷彿是他另一個沒有屋頂的家,常常都要回去。

第一次和林宗聖見面,請他推薦幾個台灣的賞芒勝地,他熟練地像背書似地:「芒草在北部規模最大,六大賞芒勝地就是大屯山、基隆山、五分山……台三線以東,像是北埔、三灣、大湖,夏天都開五節芒,等到十月份就可以上陽明山賞白背芒……」。

他說秋天的十至十一月,其實是陽明山的雨季,除了可以欣賞,貌似波波白浪的芒草,因為水氣充足,還能觀瀑布聽雷鳴,吸收山中的陰離子,非常清爽。

第二次和林宗聖見面,請他帶我們上山去看芒草,他挑選了一條最鍾愛的路線-小觀音山西峰稜線。他說大概三十年前,他就曾經由大屯山的鞍部,私自溜上小觀音山,並意外發現台灣最大的火山口,那時候這裡被劃為飛彈基地,是平民禁行的軍事管制區,下山時他不免沿途受到衛兵的盤問糾纏。解嚴後,林宗聖展開對小觀音山火山口緣的全面勘查,發掘出十三條溯登路線和大屯溪古道公諸於世,引發了一股登山熱,由於基地尚未撤離,但向國家公園探詢的人越來越多,他還接到了管理處的抱怨電話。

路線雖然不是秘密了,但沒有專家的帶領,還是找不著的。林宗聖帶我們走的是捷徑,從小觀音山的戰備車道,截小徑直攻稜線。這條路因被箭竹與芒草據滿,路徑幾難分辨,前進的時候,只能彎身在草堆中循著人跡往前,熟路的林宗聖腳程甚快,一旦跟隨稍有懈怠,他早已行離數尺了,還不斷在前吶喊打氣:「快到了!快到了!」

身型瘦削、說話有些靦腆的林宗聖,一上山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山爬越高,路越難行,他卻越加振奮、越有精力。途中看到難得一見、七彩光環的「觀音圈」〈編按:圓形彩虹,就像觀音的御光。台灣山友多在海拔三千以上的高山區見到,一般出現不超過二十秒,為可遇不可求的奇景。〉,他就像個小孩似的,興奮的在山上不斷的驚喜尖叫:「哇!觀音圈!觀音圈耶!」也不管那時山上的強風和低溫,幾乎讓人連站都站不穩。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