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神秘百鳥步道賞鳥不用望遠鏡5 竹坑溪×親鳥

第一次知道賞鳥不用望遠鏡,是在阿里山瑞里的竹坑溪步道。在深兩、三百公尺的峭壁腰間上,築出的這一條步道,遠離壑底,遙遙竹坑溪的水流,聽起來只是微弱的淅瀝瀝瀝,溪面的水氣也無法直接帶給人清涼。

但那真的無關緊要了。因為步道拉升了視野,使得沿著峻峭岩壁生長的大樹,頂端也只在你眼前,沒有脖子痠得要命的問題,平視,就有一堆平常高居樹梢躲著你的神秘鳥兒,顯露身形。

剛下過雨的下午兩點半,以為鳥兒都去避雨和休息了,沒想到就在踏進去不到十分鐘的路程中,遇到了五色鳥。

牠們的確是中低海拔很容易遇得到的鳥,但平常頂多聽到牠們敲木魚般的連續「豆豆豆……」叫聲,從頭頂傳來,仰頭看不清那逆著光的身體。只有這一天,一向飛得高高的牠,卻只在我眼睛高度的三公尺外,樹頂的高枝已經沒有太茂密的葉子,體型、羽色,無所遁形。「哇,不小耶。」我驚叫。第一次光用肉眼就能分辨牠身上的綠、紅、藍、黃、黑,覺得好清楚、好明顯。

喜歡跳到電線上的紅嘴黑鵯,像是怕別人搶了她戲份一樣,翹著尾巴在眼前跳來跳去,就怕我們沒發現她。

轉個彎,一棵貼著步道下緣生長的老朴子樹上,公的灰喉山椒毫不吝嗇的向我們展示牠鮮豔的紅色肚子。常去賞鳥的人一定知道,要靠自己兩眼現場分辨黑、灰,絕對困難。但是那山椒肩背上的黑,與頭頂脖子的灰,卻是不需要多費唇舌解釋,就能一眼明辨。毛茸茸的身體和亮晶晶的眼睛,質感好像摸得到一樣。

樹上顯然正有一攤下午茶聚會。橙黃肚子的母灰喉山椒,很快就加入陣容;體型較大,求偶叫聲超級嘹亮的樹雀,也成群飛上來。但這聚會裡,成員的一舉一動,都受到我們注目,像是樹鵲一叫就突然揚起長長尾巴的滑稽模樣,讓在場女生都驚呼好可愛。

各式各樣的小型畫眉,我都是第一次近距離見到。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