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水池下的祈念館

關於紀念性空間的設計,過去多喜歡建造高大宏偉的紀念碑,生怕別人看不到或不知道;這些巨大的紀念性建築,雖可吸引人們的目光,卻也經常讓人望而生畏,甚至造成地區性視覺景觀的混亂。新形態的紀念性空間設計,則試圖創造一個空間,讓人進入其間安靜省思,達到改變參觀者心境的效果。

美國華盛頓DC的越戰紀念碑,並沒有立碑,反而是建造一處下傾的空間,讓人走入其間,觀看牆上刻印的死歿者姓名,在沉靜中追念逝者;倫敦海德公園內的黛安娜王妃紀念空間,也沒有高聳的紀念碑,而是以噴泉及流水環繞整個空間,形塑出一處恬淡宜人的公園角落,讓人紀念王妃的美麗與慈愛。

日本長崎市是一座遭受過核爆攻擊的城市,多少年來人們在長崎市原爆點附近,建立了好幾座紀念館或紀念碑,希望提醒世人核爆的恐怖與愚蠢,期盼這樣的悲劇永遠不要再發生。不過這些紀念碑與紀念館形式各異,使得整個原爆點附近的空間景觀,看了令人眼花撩亂,同時也影響了參觀者的心情,無法真正安靜心來追念與祈禱。

二○○三年在這個混亂的原爆區內,建立了一座新的紀念空間──長崎市原爆死難者和平紀念館,日本建築師粟生明顛覆了過去建立宏偉紀念碑、紀念館的方式,而以一種低調、安靜的手法,塑造整個和平紀念館。

他先在基地周邊種植一圈樹木,隔開外面喧鬧混亂的景觀,圓形綠籬內則是一座水池,平靜的池水中有一座通往地底下的樓梯,整座和平紀念館其實是坐落在水池的底下。參觀者必須先環繞水池一圈,然後才能找到入口階梯,在繞行水池之際,讓心境逐漸安靜下來。

將紀念館安置在水池底下,類似安藤忠雄所設計的水御堂建築,不過其空間設計上,更為簡潔、也更富現代感。紀念館主要祈念空間內,並沒有古典的祭祀設施或牌位等,而是以兩排發亮的玻璃柱,形成莊嚴的地下殿堂,列柱的端景,則是一座玻璃櫃,櫃裡存放著寫著所有核爆犧牲者名字的紙張。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