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媽媽不准我出去

2012/03/29

LINE分享 FB分享

最近收到來自普羅旺斯一家民宿老闆的郵電。當然重點就是他們想我。再來就是告訴我,他把我上次寫他民宿的文章貼在牆上,有不少兩岸三地的遊客認識我。最重要的就是希望我夏天能再訪亞維儂。因為那時會有戲劇節。

普羅旺斯有好多的小村落,我和陶媽都留下了不少次的痕跡。喜歡那裡自然,安靜的感覺。而且喜歡午後在小巷子裡靜靜的逛著。平常我與陶媽旅行時都是寸步不離,以免丟人。但是此刻,我們則是兵分兩路,各找各的點。一段時間以後,再找家咖啡店集合,並交換心得。我在小巷子裡,看到一家陽台的窗台上居然擺著個一臉委屈的女童像。還真是特別。

女孩兩肘趴在陽台邊緣上,頭則斜躺在手肘上,一臉的愁容。是爸媽出去上班了,把她一個人放在家裡?還是她犯了什麼錯,所以媽媽不准她出去跟別的小朋友玩。要不然就是她已有了少女的煩惱了!成長有的時候是充滿疑問的。在咖啡店裡,陶媽搶著秀她所照到的各種布滿盆栽的陽台。確實此地好像家家戶戶的陽台都像是他們的名片一樣。幾乎難得看到兩家布置得一模一樣的。雖不能說是爭奇鬥豔。但是起碼陽台幾乎是他們的舞台了!我則對著相片中的女孩說:「乖,媽媽馬上就回來了!」

陶爸說:台北花博盛大的開幕,盛大的結束。但是到底帶給台北什麼影響?我很懷疑。如果一開始時,來個配合活動,舉辦家家戶戶「花」陽台的活動。可能會把花博的精神真正延續下去。讓大家注意自家陽台上如果有些盆景,不但別人看了高興,自己看了更快樂。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