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划船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划船

我們那年代的年輕人,把妹方法可沒現在年輕人花樣多。別說一群人騎摩托車出去聯誼,女孩子還可以抽鑰匙。我們那時都是騎自行車,哪來的鑰匙可以抽啊?而且不像他們沒事就去KTV或Motel包房開派對。我們聯誼最常有的節目就是:「到碧潭划船去!」

我們那年代的年輕人,把妹方法可沒現在年輕人花樣多。別說一群人騎摩托車出去聯誼,女孩子還可以抽鑰匙。我們那時都是騎自行車,哪來的鑰匙可以抽啊?而且不像他們沒事就去KTV或Motel包房開派對。我們聯誼最常有的節目就是:「到碧潭划船去!」

因為要上船,男生怕女生不小心會掉到水裡,所以就可以自然的牽到女生的手。如果是不會游泳的女生,那收穫一定就更豐富啦!前一陣子有人要拍一部叫「划船」的短片。導演是個女孩子,她告訴我因為她爸爸常跟她說當年在碧潭划船的往事。所以她想幫爸爸圓一個夢。要我演那個老頭兒的角色。還真是個孝順的女兒啊!我的孩子就從來沒想過老爸、老媽當年如果沒到碧潭划船,哪來的他們啊?

到碧潭拍了兩天的戲。雖然潭水碧綠依舊,只是多了幾分的嘈雜。我印象中,不管是小時候,晚上與父母來此,包一艘大船。在船上喝著茶,嗑著瓜子,吃著零食。或是後來帶著女友把小船划到大石頭縫裡時,周遭都只有寧靜。導演也不知道從哪裡弄到了幾艘當年的木船。怕我不會划,還特別找了位教練教我。等我一上船,把船槳熟練的架上時。就看到教練抬頭對著橋上的導演大喊:「不用教了!陶爸是老手!」

在橋下逆流而上的划著,臉上雖然要做出一臉失落的表情,其實眼睛還是利用餘光四處慢慢的搜索,看看還有沒有漂亮的美眉。

陶爸說:在橋頭等攝影師及導演在討論如何架機器時,看到兩位老先生坐在橋頭聊天。我想他們的話題,一定是在為當年誰先牽到女生的手而膨風。躡手躡腳的走到他們身後面,聽到他們兩個正在討論的,居然是將來到底是中國先打以色列,還是以色列先打中國!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