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不丹印象

四月不丹雖說已進入春天,但是即使是白天,沒太陽的時候,仍然很冷。就更別提晚上了。天一黑,大家都不想出門,因為一出門就是一陣寒風撲鼻而來。我們住的地方幾乎都沒暖氣。後來還在廟裡住了一個禮拜,更不用說了。大半的人都是去修行的,當然要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哪還想什麼冷不冷的啊!不過每個房間裡都有個帶煙囪的火爐可以取暖,上面是平的,還可以擺個茶壺保溫,也算是不錯啦!

小姨子住隔壁房,半夜來敲門,說她不會生火。陶媽就過去幫忙。木頭裝進爐子,再灑上煤油,用火柴點著就行了。不過一會兒功夫就又熄了。陶媽建議找個東西搧一下。小姨子隨手就給了她一張放在桌上的紙。陶媽就搧了起來。沒一會兒功夫,木頭著起來了。陶媽順手把那張紙放在爐頂上。姊妹倆聊著聊著,聞到一股焦味,小姨子忽然驚叫起來。陶媽還以為發生火災了!結果聽到小姨子尖聲大叫:「我的簽證著火啦!」

原來那張紙是她的不丹簽證!被陶媽放在爐子上先烤乾再烤焦,然後發出熊熊烈火。兩人一陣忙亂,總算把那張只剩一小部分被火紋身的簽證給搶救出來。小姨子急得不知怎麼辦。陶媽還安慰她說,凡事要往好處想。這總比全燒光好。快找個塑膠袋把剩下的灰燼及一個紙角裝起來,碰到警察或出境時據實以報。出境時,小姨子還真的掏出塑膠袋,一臉正經的跟海關解釋。那位官員憋不住噗嗤的笑了出來。連後面幾個旅客也毫不給面子的放聲大笑。其實出關跟本不用看簽證,只要在護照上蓋出境章即可。

陶爸說:我在機場還特別把遺跡照了下來,左看右看就是說不出來有種怪怪的味道。看過很多抽象派大師的作品,都看不出所以然來。可是這幅陶媽的作品我可看得懂。姑且就把它命名為陶媽的「不丹印象」吧!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