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有點慚愧

在坦桑尼亞的哥洛哥洛(Ngorongoro)的國家公園門口等進入時,看到一大堆的狒狒。我們的駕駛在去辦入園手續時,特別跟我們說這些狒狒可不是沒攻擊性的。你要是給牠食物吃,千萬要小心,因為牠可不是會感恩圖報的。雖說如此,難得看到野生動物就在我們旁邊走來走去的,好像一點都沒把我們當成異類。有的母狒狒背上背著小貝比,還有的就在路旁餵奶,真是討人喜歡。這個時候,還有誰忍得住不拿出相機照上幾張?

正在東一張,西一張拍照,忽然聽到旁邊的車中傳來低沉又恐怖的呼喚聲「Pe……ter,Pe……ter!」。不但如此,而且有越來越恐怖的感覺。走進一看,發現一隻大狒狒正在前座享受戰利品,嘴裡咬著一包餅乾,手上還拿著一個三明治,似乎不知道要先享受哪一個的樣子。此時,我又聽到那恐怖的呼喚聲是來自後座。「Peter!」雖是仍然低沉,但是好像已經有點無助啦!原來是一個老公下去看狒狒,老婆懶得下去坐在後座閉目養神。一隻狒狒看到前座門沒關,而且擺了不少佳餚,就一個箭步跳上車子,正準備享受時,發現後座還有個人類。不過是一個已被嚇得呆若木雞的老太太。所以也沒太在意,就吃將起來。

此時在車旁的我應該如何是好?還用說嗎?當然應該是英雄救美才是。只可惜我不是英雄,因為我絕對打不過那隻狒狒。她也不是美女,所以……此時的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去找Peter。可是Peter是誰我也不知道,所以,我還有時間做別的事……那就是先照一張正在享受午餐的狒狒!當然最後Peter出現了,也把狒狒趕下車了。不過車上那位太太好像對我不太滿意,一直拿眼瞪我。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