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以用為本的職人精神百年玻璃坊與掃把鋪

一只水杯,就讓人感受到「おもてなし」(待客之道)?一天午后,我在東京麻布十番的「Gen Yamamoto」深刻體會。

昏黃燈光下,八個座位的巨大木吧台映入眼簾,結著黑領帶穿著一身洗練純白的是店主山本幻。這裡跟別的酒吧不同,除了山本幻善於運用天然蔬果結合日本酒外,對於器皿眼光也十分獨到,架上幾乎是從日本各地蒐集的漂亮玻璃杯。

光挑個酒杯,他都在架前躊躇許久,但端上桌時,薄透刻花玻璃杯裡的粉色酒液賞心悅目,他又拿出一只小巧的透明水杯,素淨無華,杯壁極薄,幾無重量,彷彿一使力就碎,冰涼的感覺幾乎沒有隔閡,在碰到唇邊瞬間湧現,連白開水都變好喝。

可以感受到職人為了做出這只厚度僅兩公釐的水杯費盡心思。每道工藝都是為了讓用的人感到舒適,這就是江戶職人終極的「待客之道」。

日本民藝運動之父柳宗悅(一八八九∼一九六一)也這麼主張,「藝術越接近理想就越美,而工藝越與現實交融則越美。」他認為高級的名家作品,只是為富人燒製的炫技之作,柔弱而欠缺生命力。而來自民間,無名工匠僅以「服務」為目的的手工器物,才會散發結實、安全的健康美。

位於東京下町的廣田硝子,是東京現存最老的玻璃製造商,以「江戶切子」(Edo kiriko)的技法傳承一百一十四年。江戶切子幾乎都是以杯子的方式呈現。不過,隨著時代的演變,也開始衍伸出更多功能。廣田硝子第三代社長廣田達夫手上拿著一只小巧的紅色雕花玻璃杯,笑說:「這樣的杯子,三天只能做一個!」這個小矮杯還附了同款花紋的蓋子,可以墊在杯底當盤子;水杯還可以當燭台、拿來收納小物。此一巧思來自年輕設計師有井優香,她將傳統圖案賦予摩登新造型,讓人體會職人款待使用者的深思熟慮。

這種花紋叫「七寶紋」,由四個紡錘圖形尖端相連,外圍就像一圈圈的圓,內圈裡頭還有精緻的五芒星刻痕,光線透過切子,映照在桌面上如萬花筒般絢爛的光影。廣田達夫說,雖然這些花紋自古流傳,但每個圓裡的星芒都是工匠一個個手工刻的,且杯子上寬下窄的樣式,每個圓卻都幾乎一樣大,得靠著工匠順勢丈量。

「如果只是做傳統的杯子,我們一定走不長久。」第四代社長廣田達朗說。十二年前他接下家族事業,正逢手工玻璃一家家倒閉,當時他就決定結合新生代設計師的思維與傳統工匠的手藝,開發新產品,尤其是食器和家飾類。果然,這份體貼使用者的心意被很懂品味的法國人相中,不但有品牌老店挑中他們的茶具,他們甚至為Dior設計製作限量的香水瓶。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