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只要我喜歡

從挪威的Bergen到奧斯陸,我們搭了快五個鐘頭的火車。抵達奧斯陸火車站時,就被月台裡高高掛著的一幅巨大的海報給吸引住了。把陶媽及行李送到旅館安頓好後,問陶媽要不要再回火車站去看看那幅海報,她說剛才不是已看過了嗎?就是個光著屁股的小老頭兒像嘛!沒什麼好看的。我只好自己拿著相機再走回車站了,其實剛才在車站本想拿出相機照一張的,可依我的經驗,人來人往之地不宜久留,一個不小心就丟了這個,忘了那個的。假如為了照相把行李給丟了,那可就得不償失。陶媽不跟我去,起碼不會把她給丟了。

回車站主要就是去照那張老頭兒裸體像,因為一般要是裸體畫,絕大部分是位美女,即使真要掛個男人的裸像,也會掛個六塊肌,外加人魚線的帥哥,怎麼可能是掛個老屁股?走進車站的月台,站在巨幅海報的前方,把它好好的給端詳了一陣子。看起來,應該是普普藝術大師安迪沃荷風格的絹印版畫作品。因為他的作品最有名的就是用四種不同配色印出來的瑪麗蓮夢露及毛澤東。雖然現在用電腦很容易就可以做到,但他可是六十幾年前,第一個用這種方式創作的人。不過還真沒看過上面有擺上一個光著屁股的老頭兒,還故作撩人狀的作品,實在是真看不懂。車站裡面的旅客人來人往,大家好像都是在趕火車,或是早已見怪不怪,還真沒有人抬起頭來看他一眼。

陶爸說:回旅館後,上網查安迪沃荷到底長得什麼樣子。才發現剛才火車站裡掛的那張裸體老頭兒就是他本尊。現在很多人沒事都喜歡自己拍裸照,看看是個什麼樣子。陶爸可是有自知之明,沒敢輕易嘗試,因為怕萬一不小心被別人看到了,會笑我照個蹄膀做什麼,我可沒有安迪沃荷的自信。可是話又說回來啦!藝術家嘛!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呢?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