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小孩最愛的奇幻禁書大師經典作品》野獸國

繪本裡的世界一定是單純美好,無憂無慮?那可不一定,一九六三年莫里斯.桑達克(Maurice Sendak)用《野獸國》粉碎了大人自以為是的幻想,不僅將他拱上事業顛峰,也將繪本推向另一個革命新世紀。「在此之前,沒有繪本作家這麼直接揭露兒童不安、憤怒等負面情緒,故事裡沒有教訓,只是單純的發洩。」格林文化發行人郝廣才說。

《野獸國》的主角阿奇,因為出言不遜被媽媽關禁閉,於是他用狂野的幻想來發洩憤怒,他隻身來到野獸出沒的小島,沒想到青面獠牙的野獸竟懼怕他,他成為呼風喚雨的國王,做盡一切會被媽媽咆哮的胡鬧事。待得無聊,不顧野獸們的哀求威脅,阿奇又回到溫暖的床,此時,桌上已有媽媽端來的晚餐,還熱著呢!

我們常說每個人內心都有個小劇場,「野獸國」就是孩子因憤怒創造出來的小劇場。躲進來盡情發洩過後,毫髮無傷的回到現實世界,心境已截然不同。但那忤逆、暴走的模樣卻把家長嚇壞,《繪本之眼》提到,面對外界質疑聲浪,桑達克曾反擊:「那些不暴露糾葛、痛苦,只是一味粉飾太平的書⋯⋯與小孩的真實人生毫不相干。」正因他精準細膩的抓住孩子的心,《野獸國》五十年來依然人氣不墜,還被改編成電影。

波蘭猶太裔的桑達克,小時候體弱多病,他的童年多半在病床上度過。唯一的消遣就是畫畫、看書。十二歲時,他看了迪士尼的音樂動畫劇《幻想曲》,決定要當插畫家。

因此,他從小就有敏銳的觀察力,像是《野獸國》中野獸的形象,竟是描繪桑達克的歐洲親戚們。桑達克曾回憶,小時候最恨親戚聚會,叔伯阿姨總會捏著他臉頰,又抱又親說:「喔,我好愛你,我要把你吃掉!」「這些人不會說英文。他們又蓬頭垢面的,牙齒好嚇人!有毛髮從他們的頭上、鼻子裡冒出來。我知道這些人可以吃掉任何東西。所以,他們就是野獸(wild things)。」大人當然是開玩笑,但幼兒哪懂?這種「被吃掉」的恐懼就在還不會說話時,烙下了印記。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