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日本鐵路便當的組合文化移動的城市

火車是旅遊日本的便捷交通工具。但對我而言,便捷不是重點,吸引人的是鐵路便當。

日本鐵路便當採用小量、多樣,組合出千變萬化的菜色;同時強調當地食材、烹調方式、配合時令,呈現特有的地方風味。此外,不同車站、不同路線火車,也有專屬的鐵路便當,如「東京車站限定」、「東海道新幹線便當」等特殊的樣式。

日本漫畫「鐵路便當之旅」,看了無數次,心中老惦記著有朝一日要搭火車環遊日本品嘗鐵路便當。然而,一直沒有機會付諸行動。

今年一月九日,抵達東京新宿,恰逢京王百貨公司舉行活動,召集日本全國三百餘種鐵路便當和美食,同場競技。我如走進美食大觀園,沉醉在美食節慶的歡樂氛圍,恨不得每攤、每樣都品嘗一下。我連續光顧三天,品嘗六款不同地方的便當,但更多的是瀏覽一攤攤的便當,用眼睛品嘗琳琅滿目的各地便當,彷彿是一趟日本鐵路便當之旅。

日本的便當料理講究當地、當季的食材風味。品嘗各地火車站便當,享受不同時空的美味,唯有搭火車旅遊日本才有的特殊情趣。

日本便當是各色各樣小份餐點的協調「組合」。我曾在東京火車站買過一款包括五十種食材烹調的便當,分成上下兩層盛裝(一千三百八十日圓),還附上一張詳細列明料理和食材的菜單。多種食材的豐富色彩,具有直接的視覺勁道,勾引無窮的食欲。我對照著菜單,用筷子夾起細緻料理、小口品嘗,不只有著「要什麼、有什麼」的滿足,也感受到不同食材生長的生命力。「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的珍惜之心,不禁油然而生,食物入口也更香了。

每當我在台北,想念日本鐵路便當時,忠孝東路四段二一六巷的「東區粉圓」是最好的慰藉。台北市「東區粉圓」提供顧客自由搭配不同甜湯底和多種配料的方式,像似日本便當的組合方式了。粉圓饕客面對五花八門的配料,得以自由選擇的滿足;和顧客在日本火車站挑選便當,何其相似。

日本在過度擁擠的壓迫下,「有限的時空,滿足無限的欲望」是必須的追求。便當的「組合」方法,在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日本百貨公司超市銷售的冷熱熟食五花八門,小量、多種、多樣,即便單人食用亦可小量採買,組合成個人的需求。日本使用紙門拉拉開開的和式隔間,滿足不同需求的多樣功能。居酒屋運用活動隔板,彈性組合二人、四人或多人使用的隔間。京都火車站的「拉麵小路」彙集十家不同地方的拉麵店,依湯底、配料、大小分量、單點或套餐,搭配成多種組合。

日本人的「組合」,不只滿足物質的欲望,也提升到心靈的層面。京都「龍安寺」方丈庭園的十五塊石頭的組合,最令人津津樂道。

十五塊石頭分別以五、二、三、二、三塊石頭組成五堆石墩,擺置在二百五十平方米的白沙石庭園上。觀賞者在不同位置、高度、視角、時間、季節,不只景色千變萬化;更特別的是,若是點數石頭,無論你一再移動位置,就是數不到十五塊,總有一或二塊被其他石頭擋掉。日本庭園何其多,單憑十五塊石頭組成的枯山水,被列為日本國家史蹟及特別名勝,成為京都必到國寶級庭園,已經不只是一般的庭園了。

一九八三年八月《時代》雜誌出版一本介紹日本的特集:《日本:迷惘的大國》,封面正是方丈庭園的照片。簡潔低調的枯山水畫面,如同封面上書名的「迷惘」兩個字,令我困惑了多年。

今年初冬一個午後,我第三次參訪龍安寺,目睹庭園的剎那,恰是陽光若隱若現、時有時無,光影瞬時萬變,景致變化有如萬花筒般無窮。「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的知足之心,油然而生。

繞到庭園後側有一座石造「蹲踞」,是茶道盛洗手水的缽,形狀似中國古銅錢,中央蓄水的是一個「口」字形的四方孔,四邊刻著漢字偏旁的「五」、「隹」、「矢」 、「疋」;組合成「吾唯知足」四個漢字。水源源注入「口」字形的孔,滿溢則流出,多了也留不住。

我離開「龍安寺」前,再次走過「方丈庭園」,依舊有遊客在指指點點數石頭,數不到十五的茫然表情,恰似人生的「不足」。我不自覺會心一笑,恰似石頭落地般「放心」。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