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這趟冰河健行深刻考驗體力與肢體靈活度,冰河的美麗面貌成為旅者的獎賞。上層的冰夾帶碎石消融後,留下一條條痕跡。

太陽照射著瑞士莫爾特拉奇冰河,冰河健行比想像中要熱上許多,我熱汗直流,忙著跨步跟上嚮導步伐。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勇闖瑞士冰河翻山越嶺六小時 下切超過一千公尺

「不可能。」瑞士聖莫里茲(St. Moritz)嚮導蘇西‧維普雷西蒂格(Susi Wiprächtiger)來飯店接我們時,瞪大眼睛講了三次,「不可能。你們不可能穿這種鞋子冰河健行。」我盯著我的越野跑鞋,再看看攝影的輕型登山鞋,全不合格。我感覺自己正在縮小。

「不可能。」瑞士聖莫里茲(St. Moritz)嚮導蘇西‧維普雷西蒂格(Susi Wiprächtiger)來飯店接我們時,瞪大眼睛講了三次,「不可能。你們不可能穿這種鞋子冰河健行。」我盯著我的越野跑鞋,再看看攝影的輕型登山鞋,全不合格。我感覺自己正在縮小。

怎麼會這麼天真?即將挑戰人生第一次冰河健行,直到此刻前,我接收到的各種訊息大半是:安啦,穿一般健行裝備即可,嚮導會為你的鞋子裝上冰爪。維普雷西蒂格嚴肅的敲醒我:「這段健行路程是有難度的,你必須擁有一雙好鞋,最好再加支登山杖。」

好在問題可以解決。維普雷西蒂格領我們火速前往戶外用品店,一人付二十瑞士法郎(約合新台幣六百四十五元)可租一雙高山靴(重型攀登鞋)與一支登山杖。那時的我還不知道,當六小時後筋疲力盡、毫髮無傷的走下冰河,我有多感激維普雷西蒂格。

冰磧岩上,沒有正常的路

我們搭乘纜車,前往迪亞沃勒扎(Diavolezza)山頂纜車站,與這次冰河健行的嚮導卡喬里(Arno Cajöri)會合。隨著海拔高度上升至二千九百七十三公尺,空氣逐漸稀薄,涼意襲來。

一步出纜車站,就被雪白群峰包圍。「迪亞沃勒扎」是義大利語「女妖」之意。傳說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妖嬈女山神令人們誤入歧途,踏入女妖山的人從此不見蹤影。迪亞沃勒扎是美麗的誘惑,我全然未知接續的旅程。

卡喬里已在木屋前等待。參與冰河健行總共十五人,我們是唯一亞洲代表,其餘全為看來身強體壯的老外。卡喬里先發給每人一包冰爪,放進背包待用。他說明今日路線:先下切山谷,前往佩爾斯冰河(Pers Glacier);通過兩條冰河交會的失落島(Isla Persa)冰原岬角,下切山谷至莫爾特拉奇冰河(Morteratsch Glacier);最後循著冰河流洩方向一路走,抵達終點莫爾特拉奇火車站。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