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Gourmet

悄然無聲的品酒會,沒有盛裝,但名家雲集。現場沒有交談,參與者完全專注於酒的本身。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無聲品酒會 連名家也禁語?

許多人認為品酒會,不就是衣冠楚楚、觥籌交錯。不過一場在奧地利葛拉芬埃格(Grafenegg)舉行的品酒會,兩天、數十人、上百款酒,整個品飲過程卻是鴉雀無聲。這不是偶然,而是主辦單位在邀請函上的明文要求。

許多人認為品酒會,不就是衣冠楚楚、觥籌交錯。不過一場在奧地利葛拉芬埃格(Grafenegg)舉行的品酒會,兩天、數十人、上百款酒,整個品飲過程卻是鴉雀無聲。這不是偶然,而是主辦單位在邀請函上的明文要求。

參加過國內外許多品酒會,無論形式為何,多少有社交意味。或聆聽左右,或暢言己見,術語夾雜絮語,只要手中一杯酒,人聲鼎沸。這回,一封沒幾行字的電子請柬,明確要求「品飲時請保持絕對肅靜」,讓我添了幾分好奇心,也慶幸終於免了有時沒話講的窘境。

這場「無聲」品酒會,係由奧地利「傳統酒莊協會」(the Association of Austrian Traditional Wine Estates, 簡稱ÖTW)主辦。ÖTW是一個成立於一九九二年的組織,成員來自多瑙河畔的坎普谷(Kamptal)與克雷姆斯谷(Kremstal)兩地的菁英酒莊,亦包括特雷森谷(Traisental)與瓦格藍(Wagram)兩產區。協會每年都會在知名的葛拉芬埃格發表新年份酒款,這場品酒會算是試映場(Preview Tasting)。即使今年自己曾巧合的走訪過其中幾家酒莊,但過去對此區經驗著實有限,第一次參加不免有些心虛,畢竟許多品項,這輩子可是從沒沾過。

下飛機就直奔多瑙河酒區,雖然累但也抽空前往附近酒莊走走。重頭戲從第二天開始,早上九點集合,九點○四分車上就有人抱怨為何車還沒開——我著實嚇了一跳,行軍也不是這麼個搞法。車行半小時,映入眼簾的是壯觀的葛拉芬埃格,恢宏的氣勢外,園區內還有一座造型特出的雲塔(Wolkenturm)露天音樂廳,劇場現代化的不規則設計與強調古典對稱的主堡,左右並列形成強烈對比。我忙著照相,可是同行者卻皆疾步向前,碧草如茵的歷史建物,眾人匆匆而過,沒有任何懸念。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