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騎士天堂的智慧型單車型男兄弟攜手打造VanMoof

阿姆斯特丹平均每人有超過一台的自行車,包括剛出生的嬰兒。 這裡是自行車天堂,VanMoof這個由兩兄弟創造的城市車品牌,連荷蘭皇室都愛不釋手。我們前往拜訪阿姆斯特丹VanMoof總部,有別於台北店委身街邊小巷,在著名的城市綠肺伍斯特公園(Oosterpark )旁,挑高近三層樓、寬廣又明亮的空間,自行車像是裝飾般懸掛在牆上,氣派十足。塔可騎的是他們最新研發的電動自行車「Electrified S」。

在阿姆斯特丹,如何分辨居民和觀光客很簡單,腳踩在地面上的,九成是觀光客。超過八十多萬輛的自行車在路上跑,比人口還多,你打開地圖App,同一個目的地開車二十分鐘,騎車只要十分鐘。因為自行車不但有寬闊、與汽車隔離的車道,甚至有專屬的高速公路讓騎士們奔馳。走在街上,行人左顧右盼,駕駛神經緊繃,只有自行車騎士,氣定神閒低頭滑手機,因為沒有人敢擋在他們前面。

自行車強勢的路權,從荷蘭國立博物館(Rijksmuseum)十年重建的歷程即可明瞭,原本預計輝煌氣派的大門設計,因為自行車騎士抗議其阻撓了他們日常的通道,在公聽會上大肆抨擊,動線一改再改,眼看開館之日遙遙無期,第一任館長拂袖而去,接任的館長持續斡旋,忍不住喟嘆:「我花在自行車騎士聯盟的時間比林布蘭還多!」最終,騎士獲得勝利,荷蘭國立博物館依然是史上唯一能騎自行車穿越的博物館。

看似唯我獨尊的霸道,卻是得來不易。「阿姆斯特丹成為自行車城市,是近三十年靠人民自己掙來的,並不是政府的規畫。」這麼對我說的是荷蘭知名自行車品牌VanMoof 的創辦人堤斯‧卡烈爾(Ties Carlier)。

原來二次大戰後,和許多國際大城市一樣,經濟起飛的阿姆斯特丹充斥著塞車與污染,一步步進逼市民的活動空間。六○年代,社運團體發起「白色自行車」(The White Bikes)的活動─找台舊自行車,噴成白色,不上鎖放在街頭任人使用。那是全球第一次出現「公用自行車」概念,他們也向市政府提議禁止汽車進入市區,但遭駁回。

在政府的漠視之下,交通事故急速攀升,其中受害者以兒童最多。「七○年代,這些悲憤的家長、民眾發起了大規模的抗議行動,拿著『停止謀殺我們的孩子』的標語走上街頭,要政府改善交通安全,經過這些年的努力,才走到現在的樣子。」堤斯說。

專為通勤族打造的城市車

二○○九年,堤斯與哥哥塔可(Taco Carlier)在阿姆斯特丹創立了VanMoof ,三年後,由於許多零件的配合廠商都在台灣,堤斯索性移居台北,負責研發。塔可則管理總公司的行政營運與歐美市場,專長不同的兄弟倆各司其職。

身為騎士一族,他們對於阿姆斯特丹這個以自行車做為主要交通工具的城市,卻沒有一台真正為了通勤族打造的城市車感到困惑。「業界有很多工程師都在設計一些如計算脈搏心跳、騎了多少距離之類給運動自行車使用的裝置,卻沒有人關切為什麼車燈總是容易沒電?為什麼鏈條容易生鏽?為什麼得另外買個大鎖?下雨天還得彎腰穿過車輪上鎖搞得雙手骯髒?」一連串真實發生在他們身上的困擾,讓同樣都是工業設計背景的兩人,決定設計一台最適用通勤族的城市自行車。

好比他們與荷蘭大廠牌飛利浦(Philips)合作開發LED車燈,運用車輪的裝置踩踏就有電;鏈條用外殼包覆起來,不怕風吹日曬生鏽沾手;為了省去每次鎖車的不便,他們突發奇想,把鏈鎖藏在中央車桿裡,要上鎖時才拉出來,簡單輕鬆。後來更進一步結合高科技,「SmartBike」系列只要下載App,透過藍芽將車子與手機連線,就能不需鑰匙,直接用手機上鎖與解鎖。

銀、白、黑、灰低調的色彩,結合高科技的功能,VanMoof令人即刻聯想到蘋果的iPhone。尤其外型就像簡筆畫的自行車,連車鈴都迷你到快與車把融為一體,兩人對於極簡的美感也跟賈伯斯一樣偏執。「我盡可能把所有的裝置都收進車架裡。」堤斯說。自從VanMoof上市,立刻引起市場許多共鳴,第一年就賣出一萬台(最基本的車型新台幣二萬五千元起),又一連奪下紅點設計獎、iF設計大獎、歐洲自行車獎等獎項,成為阿姆斯特丹最具代表性的潮牌之一。連愛騎車的荷蘭皇后都悄悄在關注他們。

高科技讓單車賊也沒轍

我們前往拜訪阿姆斯特丹VanMoof總部,有別於台北店委身街邊小巷,在著名的城市綠肺伍斯特公園(Oosterpark )旁,挑高近三層樓、寬廣又明亮的空間,自行車像是裝飾般懸掛在牆上,氣派十足。塔可騎的是他們最新研發的電動自行車「Electrified S」。看起來跟其他款自行車並無不同,電池巧妙的藏在車框裡,二百五十瓦的電動馬達為前輪提供動力,踩踏之間像有人幫忙推你一把,充一次電,可以跑一百二十公里。

「有人曾對我說,阿姆斯特丹這幾年之所以有這麼多成功的新創產業,就是因為自行車。我覺得相當有道理!」塔可笑說。「假設我今天有六場在不同地點的會議,一跨上自行車可以每個都去,但若是開車,就要想停哪裡、順不順路,尖峰時段怎麼辦?自行車讓人更有效率。」這也是他們想推廣『荷式騎行』(Dutch Cycling)的原因。「希望城市裡的人把自行車當成每天移動的方式。所以我們盡可能排除一切行車會遇到的障礙。」

但身為一台稱職的城市車,防盜,才是最重要的功能。阿姆斯特丹猖獗的小偷讓人們不敢買好車。在路上,經常看到鎖在欄杆上的生鏽腐爛的車,雙輪都被拔走了還放在那裡。「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因為怕被偷只敢騎爛車,壞了或膩了就隨處亂停,占據了其他人的停放空間,也影響市容。」塔可說。於是他們決定正面迎戰單車小偷,研發偷不走的車。跟「尋找我的iPhone」概念雷同,找來電信公司沃達豐(Vodafone)合作,在「SmartBike」與「Electrified S」系列的車身加裝GSM與藍芽追蹤系統,只要你回報遺失,立刻就有專人鎖定追蹤。兩週內若是追不回來,換一台新的給你(換新Electrified S不適用)。

不大會騎車的我,放膽試騎了VanMoof的車,踩踏之間,終於體會當地人的感覺,在自行車上,人變得更自在與從容。「自行車帶給城市的,不只是綠化、減碳,因為速度不一樣、視野不一樣,動線不一樣,你會發現連週遭開的店也會不同了,整個街道的氣質樣貌都會開始轉變。」腦中閃過堤斯說的話。VanMoof讓人無後顧之憂的愛上騎車,已然超越了代步的工具,而成為改變未來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小檔案_VanMoof Amsterdam

地址:Mauritskade 55, 1092 AD Amsterdam
電話:+31 20 33 07 401
時間:週一至三、週六至日1000~ 1730、週四至五1000~1900
www.vanmoof.com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