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巨人冰洞(意為「冰巨人的世界」)延伸40公里長。(來源:《孤獨星球》國際中文版提供)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深入奧地利冰巨人的世界

歐洲有不少知名的迂迴公路,但山景最壯麗的,莫過於大格洛克納公路(The Grossglockner Road)。四十八公里長的山路行經高地陶恩國家公園(Hohe Tauern National Park),是奧地利最高、最驚險的公路。

歐洲有不少知名的迂迴公路,但山景最壯麗的,莫過於大格洛克納公路(The Grossglockner Road)。四十八公里長的山路行經高地陶恩國家公園(Hohe Tauern National Park),是奧地利最高、最驚險的公路。

許多人一輩子或許就開這麼一趟,但對巡山員康拉德‧馬利亞徹(Konrad Mariacher)來說,這是他每天的通勤路線。「這條路可不會照著你的意思走,」他說著,把卡車停在路邊觀景點,俯瞰八公里長的巴斯特澤冰河(Pasterze Glacier)。下方平原上遍布岩石碎礫,灰色冰沿著整條山谷延伸。「雲湧現時,每處轉彎看起來都一樣,要格外留意。不過風景更是陷阱所在,每年都有許多車開到路面以外,因為駕駛只顧著欣賞風景,忘了留意柏油路面在哪裡。」

他抬頭仰望公路左彎右拐迂迴朝荷賀圖爾(Hochtor)延伸,這處隘口從羅馬時代便開始使用。後方山坡通往艾德懷斯峰(Edelweiss- Spitze),放眼望去可將三十座三千公尺的高山盡收眼底,其中一座就是奧地利最高峰大格洛克納山(三千七百九十八公尺),也是公路名稱由來。

這條路的構想源自一九三○年代初期的一群企業家,想從當時方興未艾的摩托車之旅中賺一筆錢。以今日幣值來看,這段路的成本高達五千五百萬歐元(約合新台幣十九億八千七百萬元),現在每年經過大格洛克納收費站的人次超過九十萬人。

從大格洛克納公路回轉,來到薩爾茲堡附近的霍克柯格爾山(Hochkogel)的深山處,冰洞嚮導西吉‧卡爾(Siggi Kahl)用蠟燭點亮老式的電石燈,一盞盞交給參觀者。「在洞穴裡只能用電石燈,請不要用手電筒或手機。另外,希望你們有帶保暖的外套!」語畢,他清點人數,推開閂進岩石中的鑄鐵大門,踏入一片漆黑中。

才進入洞穴門口幾步,氣溫馬上驟降,寒氣刺骨,不僅呼吸時會吐出白煙,手指也凍得發麻。上頭的樓梯消失在黑暗中,更高處則是另一群人的一排燈光。幾分鐘後西吉停下腳步,拿出鎂帶。鎂帶碰一下電石燈便產生電藍色的火光,讓影子在牆上舞動。「在這裡應該就能明白,為什麼我們把這裡稱為巨人冰洞(Eisriesenwelt)」,他把手中發亮的鎂條舉高,「歡迎來到冰巨人的世界。」

微光中,藍白色巨型冰柱在樓梯旁邊聳立。在光線照耀下,冰柱表面如水晶般閃閃發亮,頂端沒入黑暗中。冰柱裡隱約傳出融冰的流水聲,這過程經過數百萬年,鑿出這處洞穴。「這是這一帶中最大的結冰構造,」方才的鎂帶光芒已逐漸熄滅,西吉一邊說一邊點亮另一條。「結冰構造還在增加,每年在這時節會多一公尺。」

奧地利阿爾卑斯山區有不少冰洞,維爾芬鎮(Werfen)上方的冰洞就是其中之一,因特殊的地質條件而構成:煙囪狀地形在冬天吸入冷空氣,但在夏天會阻擋暖空氣進入,因此裡頭的水在結冰後不會完全融化。冰一尺一寸慢慢累積,過了數千萬年,便成為龐大的地質奇觀。

許多冰洞的結構相當古老,但冰本身是變動的,每年都會不同。冰柱會長高也會消失,隧道出現後也可能不見。冰石筍與鐘乳石交錯,之後融化得無影無蹤。「洞穴在冬天太冷了,因此不開放。」西吉說,這時一行人經過巨大的冰塔,那座冰塔宛如波浪的停格畫面。「春天重新開放時,裡頭的變化令人咋舌。通常我們走的路徑不會一樣,因為冰已變形或移動,看起來像活的。」

西吉認為,在薩爾茲堡邦生活,很難不敬畏大自然的力量。「冰洞嚮導會開玩笑,」他在兩趟導覽間的休息時間,短暫瞥見日光時說,「我們有世界上最好的辦公室,不過中央暖氣需要修理一下。」

他咧嘴一笑,拿起電石燈,多塞幾條鎂帶放進口袋,旋即前往冰冷的地下世界。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