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旅店就位在飛機場中,有些人剛下飛機,就前往另一架飛機裡住宿,也有飛機迷專程朝聖。(攝影者:張智強)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飛機旅店

除了我家,我最常睡過夜的地方,就是飛機上了。搭飛機的確和住旅店有許多相似之處,一樣要經過check in和check out的儀式,一樣有專人打理服務,尤其如入座頭等艙,那座位幾乎是一張舒適的床。然而我過去從未把飛上雲端的飛機當成旅館,畢竟空間運用和自由度上,兩者仍大不相同。但是一架固定停放在地面、連機翼都可以當陽台般進出的飛機,那就是不同的故事了。
除了我家,我最常睡過夜的地方,就是飛機上了。搭飛機的確和住旅店有許多相似之處,一樣要經過check in和check out的儀式,一樣有專人打理服務,尤其如入座頭等艙,那座位幾乎是一張舒適的床。然而我過去從未把飛上雲端的飛機當成旅館,畢竟空間運用和自由度上,兩者仍大不相同。但是一架固定停放在地面、連機翼都可以當陽台般進出的飛機,那就是不同的故事了。

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阿蘭達(Arlanda)機場,就這樣停了一架不再起飛的波音747,改造成有三十三間客房的旅店Jumbo Stay,無論經濟、商務艙都有可以令人躺平的床位,讓人在絕不會有亂流的飛機上安穩睡上一宿。因為環境令人充滿遐想,旅店的住客不限於要暫宿等班機的乘客,反而有許多是慕名前來的飛機迷,甚至是本地人都有。

根據區域,Jumbo Stay的房型也有各種類型。對我而言,要住在飛機裡,特別已經是經過一段長途飛行後,當然非得到從未去過駕駛艙才過癮,幻想自己是掌控那大型機器的機長,相信那也是許多人的夢想。

登上飛機,在小小的櫃台辦理check in後,便可到最上層一探究竟。房間的格局比想像中狹窄,很難想像駕駛員要經常在裡面待上十幾個鐘頭,但也比膠囊旅館寬敞了。真正的駕駛座位已被搬空,只剩下有些年代的儀表板,逃生口處還有不知名的電線外露,和網路上潔白精美的照片不大相同。剩下大部分的區域被兩張單人床占據,上面有摺好的睡袍毛巾。一開始枕頭被放在背對觀景窗的位置,我當然覺得不對勁立刻翻轉方向,才能想像飛上雲霄與白雲共枕的情趣。

事實上,我是在耶誕假期入住,外頭只有厚厚白茫茫的冬雪,面對機場跑道的觀景窗也蒙上一層,原本覺得掃興,但窗戶外飛機起降或車輛經過時,燈光十分刺眼,白雪反而成了可以半遮擋的窗簾,令人慶幸。半夢半醒間,白雪也似白雲。

駕駛艙房有附設獨立衛浴,環境相當狹小,也無法乾濕分離,我就索性不洗澡了。有些航空公司頭等艙現設有空中淋浴間,設備比此豪華許多。然而和其他人必須共用公共衛生間相比,已算得上尊貴。

在旅店裡就不必坐在位置上痴痴的等空服員送餐,可以彈性的自己到原是頭等艙位置的獨立餐廳。需要開會,也有放著面對面兩排機艙座椅的會議室。要是想透透氣,還可以走上機翼飲杯咖啡。若覺得離地太久想回到現實一些,地面上也有簡單的桌椅和鞦韆提供休憩。由於位處偏僻,住客的活動大多就是看飛機了。

我有許多時間細細觀察整架旅店,發現有比駕駛艙更酷的房間,就是飛機的四個引擎已被拆卸挖空,成為獨立的房間,也各自有獨立的階梯入口,是個精巧的蝸居。下次若有機會再入住,我一定要選擇這個房型試試。這個曾經服役二十六年的巨無霸,退休後也算是物盡其用了。入住飛機旅店的體驗有些趣味,也隱隱帶著刺激,但我更期待真正能在空中飛行的旅館誕生。(本專欄每四週刊登一次)

小檔案_張智強 Gary Chang

香港土生土長, EDGE Design Institute Ltd. 總裁,香港首位獲邀義大利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建築師,作品有北京「長城腳下的公社」之《箱宅》,和二十四變自宅、義大利Alessi的「功夫茶具」等,獲獎無數。曾受飛利浦公司特聘為簡約形象(Simplicity)全球五人顧問團一員 。著有《旅店如家》、《箱宅》等書。


小檔案_珍寶旅店 Jumbo Stay Hotel Arlanda

地點:瑞典·斯德哥爾摩
網址:www.jumbostay.com
電話:+46-8-5936-0400
當日入住房(號)型:Double Bed Ensuite Cockpit
價位:約新台幣8,300元起(請以旅店提供最新房價為準)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