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王錫坤也逐步將一身技藝傳承給第三代傳人王凱正(左),而年輕一代更開始運用網路行銷延續老招牌生命。(攝影者:李明宜)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製鼓達人 王錫坤百年太鼓難比的繃皮技術,迷倒法國行家的鼓聲

什麼是「光陰」的聲音?如果問响仁和鼓藝工坊第二代傳人王錫坤,他會立起一座有三十四年歷史的大鼓,請你實際「聽聽看」,隨著兩根鼓棒不停掄動,低沉共鳴自四面八方襲來,微調鼓棒角度又敲出刮大風、布匹撕裂般的高亢音色,大鼓的聲音表情絕不單調。

什麼是「光陰」的聲音?如果問响仁和鼓藝工坊第二代傳人王錫坤,他會立起一座有三十四年歷史的大鼓,請你實際「聽聽看」,隨著兩根鼓棒不停掄動,低沉共鳴自四面八方襲來,微調鼓棒角度又敲出刮大風、布匹撕裂般的高亢音色,大鼓的聲音表情絕不單調。

「我爸爸民國七十一年完成這面鼓,鼓聲藏有令人安定的力量,常打音色才會亮,」王錫坤邊撫摸响仁和創辦人王桂枝的老鼓邊分享,「日本所謂的百年太鼓,只有木製鼓身是百年歷史,鼓皮卻換了好幾次,打上十幾年就會鬆掉,响仁和的驕傲是連用四、五十年鼓皮也不鬆脫。」憑藉這份自豪的手藝,讓台灣的國際表演團體如優人神鼓、朱宗慶打擊樂團皆以响仁和鼓具做為首選,還能依不同需要量身打造。

優人神鼓的堂鼓、大神鼓(編按:該樂團最大鼓樂器)全是向响仁和訂購,尤其因為當時市面上並沒有八至十二寸的「腰鼓」,只能仰賴王錫坤專為他們研發。優人神鼓音樂總監黃誌群回憶,一九九三年劇團要加入擊鼓元素時,他們遍訪全台只中意王錫坤,尤其他的定音功夫令人印象深刻。優人神鼓曾訂製三顆一組的排鼓,敲擊時彼此音高要協調才會悅耳,响仁和在鼓與鼓之間無論相差三度音、五度音或一個八度音階都能達到,反映師傅的細膩技術。

朱宗慶打擊樂團資深團員黃堃儼對响仁和製鼓品質之優異亦有同感,「你看絳州大鼓表演(山西省新絳縣民間樂器)是只打鼓面不常敲鼓邊,製作時根本無須強調鼓框的受力強度。但若拿絳州大鼓用我們樂團的打法,久了不僅邊框凹陷、鼓皮也會連帶失去張力。响仁和除了鼓面、鼓框很耐用,最重要的是,還可以維持聲音質感極少變動。」某次朱宗慶打擊樂團赴法國史特拉斯堡演出,當地人聆聽後甚至想現場開價買鼓,黃堃儼形容這就像小提琴演奏家巧遇史特拉第瓦里(Stradivarius)的名琴,行家一聽响仁和鼓聲很難不心動。屢獲外界讚揚背後,有著王錫坤苦熬四十幾年的技術,製鼓對他而言,是場沒有終點的耐力長跑。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