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設計的痛快 來自98%的痛苦酷玩設計師黃鵬霖

設計師出身的黃鵬霖說,看似光鮮亮麗的設計工作,其實背後得要注入無限苦心。 大方分享自身熱衷的車輛收藏, 更讓人窺見他對細節的無比堅持,與從小處著眼的品味提升學。

設計師,令人憧憬的職業,想像中他們總是待在寬敞辦公室,手捧咖啡大談創意哲學,下班奔赴高級餐廳,偶爾談場戀愛增添生活情趣,「但是設計完全不是這麼回事」,黃鵬霖劈頭點破外界對這行的迷思,「大家都覺得設計很感性,可是它本質是科學的,必須不斷分析才能得到答案。有人形容我們是藝術家,那是錯誤的想法。」對他而言,設計師要具備的特質很樸實:一是「耐力」,二是「觀察力」。

98%的汗水加2%的快樂

「將設計從開始到結束,平均切成一百等分,快樂只占最前面的一%,和完成後的一%。」黃鵬霖娓娓道來,當委託上門,設計師會全天候投注所有心思研究,這段發想期間讓人快樂,靈感逐漸成形;接著踏進九八%的執行過程,牽涉溝通、預算等現實面,痛苦也漸漸浮現。「設計師要跟現場溝通,很多是藍領階級(工作習慣不同),就連服裝設計師都一樣,面對打版師,成衣廠如何表達……這些會磨損你的體力和精神。」耐力在此發揮功效。

亞洲設計產業不像歐美講究組織分工:設計工作歸設計、執行端歸執行,反而希望聘請通才,除了熟悉自身領域的材料及工法外,還要了解市場、顧客心理,是門複雜且耗腦力的專業。

為了替業主量身打造設計方案,觀察力派上用場。黃鵬霖認為設計師時時刻刻都在觀察,揣摩周遭人群的年齡、喜好或消費習慣,蒐集這些蛛絲馬跡,遇到委託案預設的目標客群,馬上就可以舉一反三。

「設計過程就是不斷模擬想像。之前上海有個案子,要設計一間六百至八百坪的賣場,某個樓層全都擺女性內衣,如果平常對這塊不了解,現在才做功課是來不及的。觀察不夠,呈現的設計會大同小異,例如內衣常放在女性化、粉紅色的空間,那不對啊!它的款式和花色多樣,應該用舞台的概念展演這些產品。」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