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用部落孩子的眼睛 找回人心的溫度...

九月初,有一則新聞吸引了我的目光,一位來自法國的國際牆繪藝術家Julien Malland Seth (柒先生),首度來到台灣,到三個原住民地區小學進行創作,從孩子的眼光,搭配他的獨特風格,重新詮釋台灣原住民特色與文化,用他的色彩,激發部落孩子對於未來的憧憬及生活想像。

九月初,有一則新聞吸引了我的目光,一位來自法國的國際牆繪藝術家Julien Malland Seth (柒先生),首度來到台灣,到三個原住民地區小學進行創作,從孩子的眼光,搭配他的獨特風格,重新詮釋台灣原住民特色與文化,用他的色彩,激發部落孩子對於未來的憧憬及生活想像。

今年暑假,我恰巧也採訪了一位自願到台東大武鄉原住民部落擔任志工的男孩,每年該部落都會對外募集童書,給部落孩子閱讀。男孩看到該則訊息後,自願跟部落接觸,表明自己雖然沒有童書,但願意到部落當孩子的陪伴員,跟孩子說故事。

我看著男孩和孩子說故事,並且請小朋友畫出對他們目前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事物。當時有兩位孩子不約而同都畫了雪人,其中一位孩子則在雪人旁邊又畫了一個女生。我好奇地問了第一位孩子,為什麼畫雪人?孩子說,因為在電視上看到下雪,所以就希望台東也能下雪,就可以堆出自己的雪人。

接著我再問另一個孩子,為什麼在雪人旁邊又畫了一個女生?不管問了多少次,孩子都害羞地低頭不語,後來旁邊的老師及其他家長對我使了眼色,事後詢問後,我才了解,原來孩子的母親在他出生不久後就離開了,那幅畫,畫的是孩子的渴望世界及對媽媽的思念。

每每到部落採訪,我總喜歡跟部落孩子聊天,在那一刻,部落孩子的純真及直接,讓我得以卸下多心房,保留純粹。不論是藉由外地來的大哥哥,或是國際藝術家,將世界帶進部落,啟發孩子對未來生活的探索慾望,大人也透過孩子的眼睛,激發出單純的情誼感動及溫度交流的人心。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