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你所看不見的天堂部落

2015/10/19

LINE分享 FB分享

因為工作關係,前陣子我終於去了大家口中的天堂部落-司馬庫斯,外界對於司馬庫斯的共營模式,往往將其想像成,是另一個烏托邦世界。也因此當友人一聽到我要去那造訪,開心地囔囔著想跟我一同出發,但這一次造訪司馬庫斯,心情不是遊玩,反倒有一些沉重。

「你要去天堂的部落嗎?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

因為工作關係,前陣子我終於去了大家口中的天堂部落-司馬庫斯,外界對於司馬庫斯的共營模式,往往將其想像成,是另一個烏托邦世界。也因此當友人一聽到我要去那造訪,開心地囔囔著想跟我一同出發,但這一次造訪司馬庫斯,心情不是遊玩,反倒有一些沉重。

司馬庫斯,曾經因為一棵風倒的櫸木,槓上政府,當時這被稱為櫸木事件,撼動了整個原住民族社會,但主流社會了解的卻很少,殊不知就是因為這個事件,才造就了今日欣欣向榮的司馬庫斯。

今年是櫸木事件十周年,當我決定要進入部落採訪時,卻遇上了強颱杜鵑侵襲,中斷了司馬庫斯唯一聯外道路,而這不禁也讓人聯想到,十年前的泰利颱風,一樣也是發生在九月,只是這一次司馬庫斯部落只花了一天就搶通道路,半路上我也遇到了櫸木事件的被告族人Amin長老,正帶著部落青年在整理道路,將被風吹倒的木頭移開,並且帶回部落使用,諷刺的是,同樣都是在颱風過後,同樣都是採集的行為,在十年前,Amin長老卻吃上了官司,告他的人,名字是「國家」。

你所看不見的天堂部落

回想2005年9月1日,泰利颱風將一顆百年櫸木吹倒在路上,部落族人等不到政府搶救,只好自行花十幾天時間,搶通道路。

但路通了,林務局人員這時才上山,發現了路上有一顆珍貴的百年櫸木,並且在未知會部落的情況下,將木頭砍成數段運下山,把不易搬動的樹頭留下,之後司馬庫斯部落召開會議,集體決議要將樹頭撿回,帶回部落作成木雕,美化環境,卻在途中,遭到警察盤檢,當成是小偷,被國家冠上了竊盜的汙名。

國家的作法,部落當然不服氣,堅持無罪抗辯,官司糾纏了四年,法院依照原住民族基本法的精神,判三名族人無罪,這起櫸木案,也成為了台灣司法史上,第一個承認族人在傳統領域中,採集自然資源的合法判例,甚至開啟了部落與林務局,協商共同管理傳統領域的機會,但部落與官方管理方式的差異實在太大,共管機制到現在還是沒有結果。

「傳統領域其實就是把國家所有法律,在規範土地的法律放在一起,那就是傳統領域。只是治理的思維、管理的思維,是用原住民族管理的思維,只是現在國家不願意去讓原住民文化知識,能夠進入到它的管理系統,因為一旦讓原住民族生態知識,進入到這個管理系統,就會突顯出國家,在整個管理機制上的缺失,跟它不足的地方。」長期關注原住民族人權法的賽德克族學者蔡志偉這樣說道。

司馬庫斯,曾經因為一棵風倒的櫸木,槓上政府,當時這被稱為櫸木事件,撼動了整個原住民族社會,但主流社會了解的卻很少,殊不知也因為這個事件,讓司馬庫斯族人變得更加團結,家園經營欣欣向榮。但有人就會有衝突,面臨資本主義的社會,傳統價值式微,這十年來,就像一般家庭一樣,司馬庫斯內部也開始面臨了挑戰。

像山一樣的思考,是泰雅族祖先留傳下來的傳統智慧,但面對現今資本主義當道的社會中,傳統價值式微,司馬庫斯內部也面臨了許多考驗,為了追求更大的利益,有些人選擇離開共同經營團體,甚至有人還與盜伐集團合作而犯罪,對於司馬庫斯部落來說,這是一個傷痕。

你所看不見的天堂部落

但主流媒體往往只刻意放大內部衝突,卻從來沒有去檢討,山老鼠會如此猖獗,是因為國家主管機關林務局沒有守好山林,因為掌管土地的權力,始終都被政府緊緊握在手裡,就算司馬庫斯部落想管,卻因為缺乏了實質自治的權力,而無「法」可管。

「如果我們經營的好,那我們大家都有飯吃,如果說我們團結起來,真的我們的力量沒有辦法生存,也沒關係,大家也都一樣沒有飯吃,很可惜有人中途離開了,目前也是觸犯了法律,如果說我們同一條船,那共患難有多好。」談起離開團體的人犯了法,司馬庫斯部落頭目馬賽‧蘇隆語重心長,就算面對主流媒體將這事件曲解成內部的戰爭,頭目說,因為旁觀者解讀不同,但他們勢必不是部落的一份子,只有部落的人知道,如何在這邊生存。

澄清、認錯、包容、賠償、和解,是泰雅族古老的sbalay和解儀式,比起現代的法律,往往結果都只有贏家跟輸家,泰雅族解決部落內部與社會衝突的機制,是透過彼此善意的協商,在過程中共同面對真相,最後立下諾言,重組聯盟,共同守護山林,這就是泰雅族內在文化的深度及普世價值。

儘管當資本主義碰上了社會主義,引誘是在所難免。但司馬庫斯部落沒有放棄,試圖在裂痕中,找尋一條出路,憑著堅定的信仰,對傳統文化的堅持,繼續守護部落,守護山林。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